好奇的反义词有什么:老太感冒打针后不能走路 被鉴定不构成医疗事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20/01/26 06:29:00

  想到因为打针伤了坐骨神经,疼痛和麻木将伴随终身,家住西彭镇的慕泽书老人很伤心。

  几家大医院诊断是坐骨神经受伤,而医学会鉴定不构成医疗事故

  26日是星期五,又是15岁少女妮佳(化名)住读放学回家的日子。

  “吱”的一声,门开了,妮佳回到西彭镇西庆路31号婆婆爷爷的家里。然而,灯是黑的,锅是冷的,屋里没有人。妮佳自己出去买回了方便面,点火煮着吃。

  她边吃边给正在住院的婆婆慕泽书打电话:“婆婆你好点没有,爷爷呢,我回家了。屋里没有人,也没得吃的,我好饿哟!”

  听见孙女的问话和电话里“嘘—嘘”的吃面声,慕泽书感到揪心的痛,她在床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这该死的一针哟,害得我们家不像家,我一年多不能下地,落下了残疾!”慕泽书的老伴刘明森忙上前擦泪。

  这一幕,发生在26日下午,躺在九龙坡医院疼痛科12床上的慕泽书,接了孙女电话后,不停痛哭,一年来的酸楚,让她不能自已。

  婆婆生病了

  一家人生活全乱套

  慕泽书的老伴说,妻子59岁了,去年8月1日,因为感冒发热,到西彭镇中西医结合医院看病,一量体温为38.6度。医生为她开了安乃近退烧针药。

  慕泽书说,当时,打针的护士非常年轻,一针下去,“唉哟,好痛呀!像打到了骨头上一样。”慕泽书叫出了声。

  晚上,老人的左侧屁股出现了青包。慕泽书问医生护士啷个办,都叫她做热敷。五天后,慕泽书感冒治好出院了,但出院记录上,差2、3、5三天,4日记了一点点。因为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映左侧屁股痛。慕泽书说。出院后,慕泽书走路困难,每挪一步,屁股左侧都钻心地痛。

  从此,刘明森和慕泽书一起,开始跑医院,为了弄清楚疼痛的原因并治愈,两位老人在新桥医院、西南医院、重医附一院、西铝医院、九龙坡区一院等各个医院之间,来回奔走、检查、住院。

  刘明森说,生病前,老太婆操持着这个家,管着全家人的吃喝拉撒等。“有老太婆在,一家人日子过得暖和快乐,”眼下,她病了,左侧下肢麻木、乏力、疼痛,走路困难,全部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医院里了。现在家不像家,黑灯瞎火的,女儿女婿和孙女都不愿回去。有时孙女干脆到同学或熟人家吃饭。

  “唉,护士这一针打下去,算是把我们全家人的生活给彻底打乱了!”刘明森唉声叹气地说。

  大医院鉴定

  左侧坐骨神经损伤

  说到打针打伤了坐骨神经,刘明森拿出了西南医院、新桥医院和重医附一院的专家诊断记录。新桥医院专家在诊断记录上写着:局部注射,患者左侧坐骨神经损伤。西南医院医生为慕泽书作了肌电测试,结论是:左胫神经H波传导速度减慢;左侧坐骨神经损伤。而重医附一院对慕泽书的入院诊断是:左坐骨神经损伤。

  慕泽书说,医生告诉她,打针时,由于针刺部位偏了,打在了坐骨神经上,并把药推了进去,现在已不能治好,疼痛和麻木将伴随终身。

  出事后,慕泽书找到西彭镇中西医结合医院,医院出钱,让慕泽书四处求治。目前,已垫付了数万元治疗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