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24岁生日祝福语:我专家:航展歼10远非先进尚有宝贝深藏不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20/01/25 20:37:23

我专家:航展歼10远非先进尚有宝贝深藏不露
更新时间:2010-11-21 10:18 互动:米尔论坛
网友的CG图寄托了对国产五代战机的期待之情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关于珠海航展系列访谈,今天非常荣幸请到的空军装备专家,资深航空专家宋心之老师,给我们讲讲珠海航展,因为珠海航展已经开始了,所以我们今天就具体讲讲航展上展出的一些技术装备,这次宋老师像中航工业展出力度非常大,歼十除了模型之外还有航天的编队,想请您就着咱们这张模型和这些编队介绍一下歼十飞机。
宋心之:照片是个飞行表演队的编队,飞机是一个外挂物品的展示,这种展示表明歼十飞机外挂武器的种类和它大致的功能,就表示这么一个意思。从这里面看到,因为咱们没有到现场去看,所以不能说的非常肯定,它前面放的这一块是空对空或者空对地的火箭弹,可以放在放在火箭发射槽里面的,下面放着对地攻击武器,有炸弹、导弹这一类的东西,在飞机机翼挂上从右到左,最外侧是红外格斗导弹,中间两个是雷达制导的中距或者超视距导弹,机翼最内测挂的什么弹,照片看不清楚,只能认为也是射程比较远或者说是一种对海或者对地面攻击的武器,因为需要看到导弹全貌才能具体来说。
主持人:这几届航展歼十都参加了展出,上一次参加了飞行表演,这次又是六家参加了飞行表演,歼十是不是中国空军的镇馆之宝或者最重要的机型?
宋心之:中航工业每没有说哪个是镇馆之宝,是中国空军值得骄傲的产品,也是作为主力作战飞机,应该这么看这个问题。中国航空工业能够生产制造出歼十这样三代战机,应该说整体水平上了一个台阶,这是很重要的标志,另外中国空军自从开始批量装备歼十飞机以后,作战能力也上了一个台阶,这就是一个标志性的东西。但是我的感觉中国航空工业可能还有宝贝藏在手里,远远不是歼十能相比的,是歼十还要好的宝贝。这个宝贝什么时候亮出来,这才能称得上镇馆的东西或者更精彩的东西。是什么他没拿出来,咱们也不知道。
主持人:最先进的武器不见得展出来,展出来可能像歼十已经是广为装备的。
宋心之:一般都是这样,每个国家在公开航空展上展出的东西都是不是最先进的,往往自己还都藏着一个,或者还有一个宝贝还没拿出来呢,但是这个展出的东西肯定是进入批量生产,而且装备部队开始使用了。除非有些产品为了打开市场,为了对外销售,要扩大市场或者瞄着某一个国外市场,这个时候本国空军还没装备,就对外销售,枭龙就是这样。
主持人:您先详细介绍一下枭龙吗?
宋心之:枭龙的性能就不用介绍了,大家可以到现场去看,我看到网上有些评论,枭龙就像汽车里的QQ,意思就是小儿科的东西或者廉价档次不高的东西,这种评价有一点道理,但是基本上不对,这是我的看法。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枭龙这种战机属于起飞重量在十吨上下,最大大概13吨这么一个轻型战斗机,单发轻型战斗机,在整个战斗机序列当中它是一种承担多种任务,而且重点是要对地攻击,同时还兼顾中距空站和近距空战的能力,这种飞机的弱点不像重型战斗机那样背的武器那么多,装油装的那么多,所以飞的远,它是近距离以防御为主的。
主持人:相当于国外哪种飞机?
宋心之:恰恰国外没有跟它比,枭龙为什么这么引人注目,按照俄罗斯的评价,自从前苏联米格21性能开始落后,开始退役了,俄罗斯一直想搞一个跟米格21差不多吨位,同时性能提高一代轻型多用途的战斗机,但是由于电子技术和其他技术上的一些制约,俄罗斯的型号叫做米格—33,这个型号一直没搞成,因为经费困难只好下马了,他的评价只有中国人看到轻型战斗机在国际市场上这样的需求点和空白点,没有谁做这种飞机了,或者极少有人做,又要便宜,还要性能跟上第三代,还要具有多种功能,这要求很多,这对轻型机很难实现的,为什么米格33没有实现,而且要求太高,又不能贵,还能干好多活,这有点又要马跑,又让马儿别吃草,比较难,活不好弄。枭龙基本上已经算是打开市场,所以枭龙对巴基斯坦出口卖到150架的时候,俄罗斯有一个评论文章说中国人凭着150架枭龙已经进入世界战斗机外销第三大国,除了美、俄罗斯第三位,您不是卖了150架枭龙,您立刻第三位了,其他都是几十架的水平。还有很多国家,比如像我看到阿塞拜疆也想买枭龙,俄罗斯说原来是我的加盟过,你买我的米格29就好了,我的米格29也不是很贵,性能肯定比枭龙肯定好,买你一家米格29的钱,能买两架到三架枭龙的钱,我兜里就这么点钱,你说让我买哪一个,你来做主,你说我买哪一个,站在阿塞拜疆的立场上既然枭龙很便宜,性能又好干吗不买便宜的,咱是穷人,咱不是大款,钱富的随便扔,不是那个情况。

主持人:枭龙很敏锐的抓住了市场的…
宋心之:它的销售前景非常看好,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发展中国家不搞全球作战,我打到全球任何一个地方没有这个口号,甚至这个想法都没有,我领空之内能够自己防范,你打我的时候我的飞机也能打你,你打我的时候也不是太容易打下来的,达到这个水平就满足了,这样的飞机作战目标和任务有限的,用一个较少的钱可以支撑和维护保障这样的一个机位。
主持人:相当于QQ也对也不对,QQ是一个代步工具,这个角度是对的,但是从性能角度上。
宋心之:它低估了QQ,枭龙带自动挡,带天窗,带各种音响,越野性能也很好,属于小SUV的车,既想拿它代步也可以出去疯一把够用了,这样一个QQ不是我们现在所说低档性能QQ,是高档低价的QQ。
主持人:L15教练机在本次航展的预热飞行中,表现良好,展现了很先进的性能,它与类似的M346、雅克130,韩国的T—50金鹰相比,有哪些独到的特点?
宋心之:有特点,这个严格的讲,它跟枭龙是同一档次,也是起飞重量10吨左右,但是把它叫做高级教练机,可以飞超音速了,按照L15的性能,那些具体数我就不重复了,大家可以网上去查,航展也有资料可以发。这个量级的飞机目前L15是属于性能比较不错的一个,我们应该这么说。因为L15最终的价格是多少钱?还跟特的发动机有关,还跟它的批产量有关,不像枭龙那样明确了,枭龙既然有100多架的保障,甚至到200多架这都难说,所以它的价格和基本上装的设备基本上稳定下来了,而且它的价格大概国际市场价格卖多少钱也是可以稳定了。这样的话,从枭龙来讲基本上在大概1200万到1500万美元这么一个价格上,同时它的性能大概是在三代机这样的水平上,当然性能差一点,F16是中型机,L15它是一个轻型机,这个问题上,我的看法L15在步枭龙的后尘继续在轻型机上做功课,它有可能对军方来说它的性能会超过枭龙,但是它的价格要低于枭龙,这样它更有竞争力的轻型机。
主持人:咱们国家产品销售上抓了市场的空白,有很多国家有这样的需求,像美国、俄国这样的国家不屑于生产这些东西。
宋心之:美国和俄罗斯比较注重重型战斗机,为什么?美国道理很简单,全球作战,到达全球任何一个地点,我飞机一定要飞的非常远,二三十吨的飞机,重型战斗机才能适应美国全球作战的战略。俄罗斯处于你有一个F22,我不能比你落后,我要跟你争夺一下制高点,那我搞一个T50,也是30多吨重型战斗机,这种战斗机按照美国人的性能要求,它的发动机最大推力都到了18吨的水平,俄罗斯现在发动机还没跟上,大概用的15吨左右的推力发动机,目标毫无疑问要跟F22一争高下,这样的前提之下一个国家的钱、技术力量总是有限,不可能搞一个最重又搞一个最轻,我搞东西很多是很费钱的,我打遍天下无敌手我就是老虎,食物链最高端甭管谁来都吃你们,这个东西不完全像一个食物链,咱们说老虎碰到一只狼,狼处于劣势,要碰到一群狼未必。武器看谁发现先机攻击问题,这个问题看于具体战争当中的态势、战法和双方处在什么状态上。所以高端的食物链也可能一只大象会被小老鼠弄死,一个重型机也有可能被一个轻型机打掉了,以为重型机一定战胜轻型机这是技术上的误解和误区。我的看法就是说一方面我们应该关注超级大国在技术领域的创新和突破,它的最新的想法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根据我们的国情,我们要不要全球作战,我们是不是需要逮谁吃谁,创造一个食物链最高点,或者我也采取龙王比宝方式,毛主席说的企图红军和白军打仗,企图龙王比宝,就是《封神榜》里面双方比宝贝,可惜不是龙王与龙王比宝,是乞丐与龙王比宝,所以要看国情,要看你干什么。
主持人:咱们国家出口的轻型机,咱们国家对咱们三代机比较有兴趣,咱们国家有可能出口这方面产品吗?
宋心之:出口战斗机本身是国际上敏感的事情,第一我卖给你一把手枪,这本身属于输出军火了,他卖给谁?卖给恐怖分子这就有问题了,如果你卖给他一个炸药包危险性更大,更不可以,如果你卖给他一个战斗机,他没机场,这事用不起来,一旦他有用得可能了,这事就比较敏感的话题。还有的国家是敌对的,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双方跟中国关系都不错,你卖给以色列战斗机,阿拉伯国家不高兴,你卖给阿拉伯国家,以色列不高兴,类似像印度、巴基斯坦一样的。假如出口一个很先进的假定说重型战斗机给一个国家,那么跟他关系不好的国家一定会火冒万丈,这事要影响国际关系,军火出口是国家政治外交路线一个很敏感的问题,需要慎重处理,而且需要妥善考虑可不可以出口,能不能卖,卖给谁,那个地区会不会打仗,这些都要考虑。但是有一条轻型机的敏感度低于重型机,中型机的敏感度又低于重型机,进攻太长,航程远,打的特别远,打的特别远,你的影响面就大,你的航程短一点影响面小一点。
主持人:跟卖手枪跟卖冲锋枪一样。
宋心之:就是杀伤力的问题,巴基斯坦从中国买枭龙以后,印度非常不高兴,印度不高兴就向俄罗斯提抗议,枭龙发动机是卖给中国人,中国人又转手卖给巴基斯坦,对印度大大不友好,坚决不能卖。俄罗斯怎么解释给印度说服,俄罗斯说你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不卖发动机给中国,于是巴基斯坦得不到枭龙,这都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你要想想美国人立刻可以卖给他F16,他买枭龙对你威胁大,还是买F16对你威胁大呢?印度人想一想还是买枭龙吧,这事就这么解决的。可以想到轻型机和重型机的敏感程度和国际上微妙关系。
主持人:不是你有就能卖的。
宋心之:不是。
主持人:除了战斗机这一类的,还有很多飞行器、导弹、无人机这些,这次也展出CH—3长航时无人机,你能介绍一下中国的无人机发展情况吗?
宋心之:中国无人机的发展用一句很普通,很土的话叫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谁都在搞,谁的水平都不太高。但是各村的地道都有很多高招,自己按照自己的思路在搞,航空部门、航天部门也在搞,军队研究所也在搞,民营企业也在搞,这方面搞这些东西比较多。作为无人机这样一种飞行器,咱们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个大航模,只要我的自动驾驶仪和普通电子设备跟得上,目前国内也是跟得上的,这个技术门槛比较低,现在搞无人机比较多,这方面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它不好一面,好的一面各种积极因素调动,大家谁有钱出钱,谁有力出力,百家争鸣有一种竞争。水涨船高,总的水平不断的提高,而且看谁创新思维比较好,看谁的东西新,另外谁搞的东西好,同时又便宜,谁就能够占领市场,这么一个状况。现在我觉得需要给一个很好的产业政策,国家在无人机的问题上既要鼓励百家争鸣、公平竞争,同时又要提出一些规范性技术要求,你必须要规范,技术要稳定、可靠,不能太糊弄事,咱们假冒伪劣的事不能在无人机上出现。这个事情,国家要给一个更好的推它发展的政策环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我不认为说完全限制,一般人都不让搞,就几个厂家搞那样就扼杀了竞争,你说随便搞,爱怎么搞怎么搞,假冒伪劣全出来了。要给它一个合适的空间,这就是国家产业政策应该完成的一件事。
主持人:我们都在谈中国的事,现在航展还有很多国际企业,像刚才提到俄罗斯,可能网友会说仿制问题,您怎么看这个话题?
宋心之:仿制的事说来话长,50年代的时候中苏关系曾经是一个蜜月期,那个时候苏联向中国提供图纸、工业支持,我们现在几个重大的航空企业,像沈阳、南昌、哈尔滨,这都是由苏联方面的无私援助才建起来的,中国原有的工业基础不要说飞机,连汽车都造不了,苏联在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援助了中国大量的技术工业包括航空工业,很多航空工业基础是苏联人无私援助我们。当然也有中国留学生去苏联留学以后回来做出的大量贡献,这个中间就有技术的援助和支持。这个技术援助支持都是有代价的,中国政府是付钱的。
主持人:中国在国际秩序中也给苏联很大支持。
宋心之:互相的援助,确实我们得到苏联人的支持和许可,你说是仿制,比如说歼五仿制米格17,歼六仿制米格19,歼七仿制米格27,从苏联引进图纸专家指导,苏联撤出专家以后,中国人如何改进工艺,这是中国人发明创造,自己来做,不牵扯到侵犯知识产权,经过允许,你自己改进,技术人员发明聪明才智创新这很正常,歼六飞机上有很多改进和创新,有些成功但是也有不成功,这里面反映出来中国航空人员的创新精神,这是很自然。60年代后期的时候,中苏关系恶化甚至进入战争状态或者准战争状态,这个时候苏联或者前苏联对中国技术上的支持就完全断绝了,中国人只能根据手里苏联现给的装配,怎么办?仿制吧,不仿制不是可能的,不然你就等死,至于西方国家和美国对中国禁运,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走的一条自力更生的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看起来说尊重知识产权,对不起人家都打你打成那样子了,还尊重知识产权,只能硬着头皮干,对不起,什么都不说了,只能这样了。中国和俄罗斯关系再度密切起来,这个时候俄罗斯对中国技术和航空业上有一些支持,这也是双方科技协议完全是按照市场关系,我想买你这个技术你愿意给吗?你愿意给,我给你多少钱可以,这是经过商业谈判进行的引进技术,引进图纸,引进生产线,引进部件或者散件或者材料进行生产,这也是很正常的。
另外,我们国家的科技,包括航空科技,不可能永远抄你,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一定吃透这个基础上我能否换点电子设备,中国确实在电子工业上比俄罗斯走的要前一点,我换我计算机总可以吧,这种情况之下我更电子设备我性能更好,重量轻了,整个全机性能提高了,这是很明显的。这个不牵扯仿制问题了,这是在仿制后的再创新,这条我认为中国航空工业做的也是不错的。网友们说仿制好像是不是我们不够尊重知识产权,好像我认为不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是不是仿制比别人差?
宋心之:这个事需要两说,前期在60年代末,我说中苏关系很不好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仿制一无图纸,二无资料,三没人指导,属于瞎子摸象,我这个杯子量量直径多少,高度多少,纸厚度多少,别忘了你量的时候有误差的,量出来再画出图纸,误杀加误杀,再加生产的误差,不好说,原图纸怎么样不知道。正规从俄罗斯引进的图纸,瞎子摸象就不存在了,以前几屋子的图纸,现在电子化以后可能一个光盘都能解决,你给钱我给你光盘,就解决了,现在生产出来很准确,这个时候生产出来的东西就不是瞎子摸象所生产出来的误差对误差的不知道什么误差的,也可能修正好了,也可能修正更大了,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现阶段的仿制和50年代不同,和六七十年代也不同,现在的仿制是站在一个更高的台阶上,是一种中国航空工业我认为是一种创新性,你积累到这个程度你该有所创新,你在吃透别人的东西基础上,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新东西了。所以有些东西我听到的是俄罗斯的专家看完中国人生产的仿制品以后说以后你们不要买我们的,我们买你们的算了,这个含义不用我说了。
主持人:我们国家跟巴基斯坦也是非常友好的国家,从历史上关系一直非常友好,像这次也带来了表演队,像巴基斯坦的飞行员也是很受大家的追捧,让他们签名,您能介绍一下巴基斯坦飞行员有什么特点?或者空军训练情况怎么样?
宋心之:巴基斯坦的空军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和一套风格,每个国家都是很突出的,我只能说前期我们了解到和侧面了解到印度 和巴基斯坦曾经有过一场战争或者有过多次战争,双方空军也打过很多次。巴基斯坦空军飞行员到中国接飞机的时候,买了一些中国的飞机,包括歼七和歼六飞机。这类飞机买完回去以后要做设备上改进或者更换,比如弹射座椅换更好,或者电子设备。另外巴基斯坦有一个好处,欧洲国家和美国对他不禁运,他要军品可以从欧洲和美国买到,这些人家都是不卖中国的。所以他应该这么说,巴基斯坦空军的飞行员的眼界比我们要宽,见的东西要多。另外巴基斯坦这个国家是不是受伊斯兰教和民族特点的彪悍的作风影响,他的飞行员非常泼辣,一方面说明我们国家造的飞机强度非常强,把歼六飞机买回去以后做了一些改进以后,他们跟我们飞行员总是同行交流,交流过程当中就说到歼六这个飞机真好,挺好飞,怎么飞?低空飞多少?他说我们把歼六飞机飞到1300了,飞行员互相都知道这个,那你超过手册规定了。因为歼六飞机手册规定速度低空超低空速度不能超过1200,既然飞到1300了。因为1200最大表速的限制根据飞机的强度设计和规定的,你超过1200就意味着飞机在强大的空气动力的作用下可能会解体,咱们说飞着飞着,你把油门弄的太大了,飞机很猛烈汽油作用之下,就突然解体了,这是瞬间发生的事,因此非常危险的事。

主持人:胆子非常大?
宋心之:不是一般的胆大,按照我们的空军的说法,您违反规定做了很危险的工作,您回去要挨处分,您拿自己的性命和国家财产当成儿戏是不可以的,但是试飞员是要冒险的。
主持人:这个数据通过试飞员的?
宋心之:多次飞,在1250的时候可能出现解体情况,但是你要给飞行员一个余地我限制你,飞1250出来,肯定有人超过1200,这个1200怎么出了?1200是飞行员飞出来的,飞1180没事,1200还没事,1210有点不太好,1220还敢不敢试,试飞员要冒死亡的危险的。试飞员不是所有的飞行员都能干,这是第一。第二,试飞员在飞某些重要科目的时候是要承担牺牲的风险的。但是巴基斯坦飞行员居然告诉我们1250,我们都飞到1300了,得出一个结论看到咱们歼六飞机的强度余量还是比较大。
主持人:这次航展上也展出一些老的飞机,看到这些老飞机,您的感觉可能跟我们外行不太一样吧?
宋心之:老飞机属于一个国家航空工业的历史,表明几个不同阶段它的制作的机组的水平这么一个东西,现在重新仿制它,我估计是不是他们手头老古董不够多,另外像欧洲航空迷怀旧,想把老飞机弄出来飞一飞。
主持人:这些老飞机在我们国家历史上有很大意义上,有历史价值的,像助教五。
宋心之:助教五仿制苏联的雅各18,但是它是中国航空工业所生产的第一架飞向天空的,那个飞机试飞成功以后是毛主席报喜的,这是新中国能够制造飞机的一个标志,就是这么一个里程碑,是南昌洪都机械厂非常值得自豪,当时敲锣打鼓,那是很高兴一件事,今天他们造出来是不是有怀旧的想法,让我们想起当年情况呢,这就说不清楚,有可能是这个状况。
主持人:开幕式上还有很多比较重要的官员出席,是不是说明他们对咱们航空展的重视或者是对我们航天航空有一定的推进?
宋心之:我倒未必这么看,第一,珠海航展每两年一次,每届都有领导人去看,领导人去看比不看强,关怀航空。但是我觉得作为领导人最关键的不是去看是给这个产业一个好政策,一个好的发展环境。你看了半天什么支持都没有,愧对航空人,我是这么看的。别看完了像客人走了,那是你自己国家的产业。
主持人:像我们国家航空航天展需要什么样的产业政策或者环境?
宋心之:每一个东西不一样,比如说无人机的产业政策,首先你必须要看清一点,你现在是放多了,还是收多了,你如果觉得放多了,那你收紧,如果你觉得收多了,对不起你放点,这是领导人要判断的东西,也是航空工业的一个制订产业政策的研究人员需要判断的事情,不能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肯定对环境不是最好的发展。我的看法可能现在放的还不够,你收的还是太紧,这样给人的创新的余地太少,所以航展上会冒出来,憋得够强,给它一个发展环境。像航空发动机,给它一个连贯的支持,不能狗熊掰棒子,那就没有任何连续性,航空工业必须从头干到尾走一个全过程,而且要把这个东西付诸使用,才能检验出它的优点和缺点,如果设计人员不能走出全过程,不能连续不断的研究他关心或者一辈子干的产品,那你就是狗熊掰棒子,甚至棒子没掰着就扔了,你就一个没夹着。希望参观航展的领导人和航空工业政策的制订人员,好好想一下在人大提出来,制订一些有利于中国航空工业发展政策法规,比你说凑凑热闹,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强多了。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我们未来航天航空事业发展越来越好,今天就跟宋老师交流到这儿,非常感谢送老师。
宋心之: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
主持人: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