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战马:裸拍疯女的看客们才是真正的精神有“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10/15 08:30:45
裸拍疯女的看客们才是真正的精神有“病”

  说起看客,当下的国人并不陌生。作家鲁迅笔下的看客,作为一篇经典范文,在不少国人的成长经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一种耻辱的背负,很显然,这种“看客”文化,并没有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政治体制的变革在中国趋于消失。恰恰相反,随着经济社会对道德伦理的规模化冲击,人们的道德底线越来越脆弱。尽管在网络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任意地对他人抡起道德的大棒,但是回归现实,大多数人仍甘愿或者被迫地扮演着冷酷无情的看客角色,甚至演变成卑劣的拍客。

  根据南海网11月1日消息:10月30日下午,在大连开往上海的T131列车上,一名年轻女子突发精神性疾病,当众脱下衣裤。正当车上司乘人员忙着安抚病人情绪时,10多名男性乘客不顾女病人惊恐尖叫,拿着具有拍照、录像功能的手机围上前去拍摄,列车长一气之下怒斥这些乘客太猥琐,太不讲道德了。(南海网11月1日)

  有人跳楼,很多人非但不予同情和支持,不作劝解工作,还起哄怂恿,甚至冷嘲热讽恨不得自己上去推一把,巴不得别人尽快跳下来,好满足一下自己可怜的好奇心。看客之所以可恶,在于其幸灾乐祸,在于其麻木无情,在于其缺乏基本的怜悯心和同情心。别人遭殃,自己作乐。视人如粪土者,自己必不如粪土。人家犯病,非但不能承担必须的社会道义和良知,伸出救援之手,反倒幸灾乐祸,围观起哄,以拍照取乐为能事,又岂是缺乏同情心和怜悯心可以做注?说得不客气点,简直可以用卑劣和禽兽不如来形容。

  官德沦丧,民风败坏。与其说镜头里拍下的是疯女的裸身,倒不如说是拍照者对自身丑恶的自拍。是他们淋漓尽致的表演,让我们见证了这个时代已然存在并且十分普遍的无情、麻木与幸灾乐祸。如果说精神发病的弱女子,是生理上的弱者,那么,那些无情的拍客,就是精神、道德与伦理上的弱者,相比之下,拍客们更为可怜。与其说他们是对一位女性的裸拍,倒不如是他们对自己,乃至我们这个时代所有丑恶与卑劣的自拍。是他们让所有丑恶的表演生动地展现在我们眼前,是他们为我们留下了这个时代最为让人心痛的可悲镜头。

  也许运用统计部门惯用的抽样统计法,一节核定载员不足120人的车厢,就有十多位可悲的拍客,以此类推,中国13亿人口就肯定有1.3亿事实上的道德沦丧者。尽管我们知道,这种推算法并不科学,平均值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假象。但有一点毫无疑问,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并没有成功地实现重新架构,而朴素的伦理道德在疯狂的经济狂潮中一路走低,前景并不看好。自私、狭隘、无情、冷漠,缺乏基本的道义责任与担当,这些人性的积弊,非但没有随着社会文明的发展而日趋消亡,而且大有甚嚣尘上之势。这一点无论是对于一个号称五千年文明的古国来说,还是对于一个对文明开放充满了憧憬的新时代来说,这一幕都多少有点讽刺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