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鼎炉书包网:私享家的生活报告(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10/15 08:25:16

私享家的生活报告  

 

张跃是中国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私人直升飞机、私人飞机驾照的富豪。

位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Tetiaroa环礁岛是马龙-白兰度在1965年购得的私人海岛

梅尔-吉布森花费百万美金在加州阿哥拉丘建造了占地800 平方米的私人教堂。

谁能成为“私享家”?

如果你在疯狂地收集着限量版的LV和GUCCI,在大堡礁和大溪地之间选择度假地,每天都在为开奔驰还是坐宝马苦恼,那么,你已经加入了奢华阶层,但这绝非能与“私享家”等同。“私享家”的生活不仅应该具备财富与品位、气质与理念,有时候,甚至还包括一些疯狂和冒险——毕竟,私享就是要享别人所未享。

高昂的财富门槛

所谓“私享家”,就是热衷于过只属于“我”的生活的人们。他们杜绝流行,拒绝从流水线和工厂里出产的消费品,相信原创,崇尚手工,拒绝做商场里的塑料模特,要成为这个混凝土丛林中最与众不同的族群。

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的“月亮号私人游艇”

财富当然是区分私享与大众的第一条分界线,因为,“私享家”的追求显然已经远远超越了奢侈的层次。

当大多数人还在把大溪地当做终极旅游胜地时,“私享家”的目光早已超越了地球:这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私人旅行,第一位游客是美国亿万富翁蒂托,他搭乘俄罗斯“联盟号”飞船在2004年1月进行了太空旅行,成为了全球首位太空观光客。只是为了自己的童年梦想,61岁的蒂托向俄罗斯航天机构支付了2000万美元。截至目前,全世界只有7个人曾享受过这项私人旅行服务。第7位太空游客、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创始人拉利伯特甚至曾在国际太空站扮作小丑模样,还邀请了包括美国前副总统戈尔、U2乐队主唱波诺和女演员萨尔玛·哈耶克等著名人士进行了两小时全球连线文艺演出,旨在吸引公众对地球水资源短缺的关注,而费用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000万美元。数十小时的旅行价值高达3亿人民币,这样高昂的财富门槛确保了这项服务的绝对私密性。

私人银行服务更是对“私享家”的财富标准作出了最准确的诠释,想要享受招商银行的服务,个人资产要超过1000万人民币,民生银行的起价是100万美元,而名气更大的外资银行更是“非请莫入”:花旗银行的进入门槛是300万美元,摩根大通银行最顶级的家庭办公室私人银行服务,入门级别竟然达到了超高的3000万美元。想成为一名“私享家”?那么,请先加入顶级富豪的行列。

无限的生活半径

有了物质基础,一名“私享家”要做的就是真正地“行动”起来。对于他们而言,时间和空间都必须是忽略不计的,因为他们的生活足迹往往遍布全球的各个角落。于是,对于私人交通工具的热爱就成为“私享家”们的另一大特征。

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每周都会几次穿越地球。从加勒比海他耗资9000万美元、占地70亩的豪宅到伦敦斯坦福桥球场的豪华包厢中观看自己球队切尔西的比赛,阿布仅需要花费3小时,交通工具就是他花费近10亿美元打造的当今世界最豪华的私人飞机——“阿布拉莫维奇天空号”。为了实现他梦想中的“空中宫殿”,不说机身,仅内部装修就花掉了他1000万英镑。阿布要求这架飞机与美国布什总统的“空军一号”享受同样级别的安全保障。

除了飞机,阿布还拥有另一个世界奢华之最。为了能够赴南非世界杯观战,身为超级球迷的阿布专门为防范海盗打造了全球最昂贵的游艇——价值8亿欧元的超级游艇“日蚀号”,其武器装备堪比战舰,备有潜艇、闯入者侦察系统,以及德国制的导弹防御系统,甚至还有专防狗仔队的镭射防护罩。这艘庞然大物的长度起码在162~170米之间,船体宽21.5米,吃水深度5米,行驶在海上就如一座白色巨堡,绝对超出了前任世界最大游艇——迪拜酋长马克图姆的158米长的“迪拜号”。

“以私人飞机和游艇为代表的私人交通工具是目前超级富豪们最为热衷的私享服务,一方面满足了对于豪华与私密性的追求,另一方面使他们的生活范围迅速扩展到全球。”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这样总结“私享家”的定义:私人游艇和私人飞机的爱好者。

相比于阿布的奢华,甲骨文公司的董事长拉里·埃里森则更是个私人交通工具狂人:他拥有8架私人飞机和至少7艘游艇,其中就包括那艘曾把全球至尊的美洲杯捧回家的“甲骨文宝马号”,他的私人飞机和游艇完全可以组成机队和船队。

专业的玩家级别

1987年7月的一个下午,天气不错,碧蓝的海面上微微泛起波浪。理查德·布兰森坐在巨大的热气球下面双轮战车一样的吊篮里,以160英里的时速在北大西洋的海风中向远处渐渐升起的爱尔兰海岸无声地滑去。“我们差不多已经横穿了大西洋,”他回忆道,“爱尔兰出现在海平面上……有那么一会儿,世界好像十分完美。”当然,世界并不完美。那次冒险差点把他活活冻死。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布兰森首先是作为一个热气球冒险家而被熟悉的,然后才是F1车队老板,最后则是亿万富翁和维珍商业帝国总裁。作为世界上最有名望的企业家领袖之一,《时代周刊》这样评价他:“没有领带,没有私人司机,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名流俱乐部……他对通常意义上的权力不感兴趣,理查德·布兰森只是喜欢找点儿别人没有的乐子。”

也许,布兰森称得上是最为疯狂的“私享家”,他的冒险也已达到专业级别:他保持着世界上首次跨太平洋和环球气球飞行的纪录,拥有最快穿越大西洋的成绩,这样的私享服务显然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私享家”有时很像是一个“大玩家”。但他们的“玩”需要极强的专业素养,因为,这样的爱好本身就是杜绝大众化和模仿者的天然屏障。

有着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是国内最早踏入帆船圈的亿万富豪之一。在成为第一个出现在美洲杯上的中国船主之后,汪潮涌在2009年正式启动了旨在搭建健康生活方式及商务交流高端平台的“美帆会”航海俱乐部。

如果热气球和帆船太过遥不可及,就试试登山这项看似简单的运动吧,但是,“私享家”也为它加上了相当专业的注解。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在完成了“登顶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穿越南北极点”的壮举之后,又以60岁的高龄再次携世博会旗帜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峰,成为最年长的登顶者:他率领“零公里行动”南坡登山队在海拔7000米以上完成了垃圾清扫任务,完成了世博会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壮举。

被称为“蛋糕大王”的好利来总裁罗红同样是位“称职”的“私享家”。曾为照相馆学徒的他先后20次走访非洲大陆,他的非洲草原的摄影作品常年挂在北京地铁站台里。罗红被邀请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举办环保摄影展,这也是首次被邀请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举办环保摄影展的中国摄影家,因为照片太有冲击力,原定5天的展出时间持续了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