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购物狂粤语版:非法采矿点支撑爆炸品暴利产业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10/15 08:22:28
7月以来各地执行的一系列打非专项行动已经取得初步成效,多数行业领域和多数地区安全生产形势趋于稳定。事实上,安全生产有一个隐患就是违法非法买卖爆炸物品,非法爆炸品的生产与销售成为安全生产的杀手。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危险的地下市场》,以下为节目实录: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在刚刚结束的全国深入开展严厉打击非法违法生产经营建设行为专项行动会议上。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骆琳总结,7月以来各地执行的一系列打非专项行动已经取得初步成效。其中8、9月份因非法违法造成的较大以上事故起数占全部较大以上事故起数的比例,从二季度的74.9%下降到53.1%。9月份以来全国事故总量和重特大事故明显下降,9月份工矿商贸领域没有发生重特大事故,多数行业领域和多数地区安全生产形势趋于稳定。事实上,安全生产有一个隐患就是违法非法买卖爆炸物品,非法爆炸品的生产与销售成为安全生产的杀手。我们先来看几个现场。
7月31日,山西省冀城县的刘沟煤矿发生爆炸。这个深约7米、直径约15米的锅型巨坑就是当时爆炸的现场。在距离爆炸地200米的矿工宿舍,大部分房屋被爆炸的气浪推倒,玻璃全部被震碎,共造成17人死亡,7人重伤。
6月15日,河北省易县牛岗村的石材加工厂宿舍楼内发生爆炸,造成13人死亡。
6月21日,河南省平顶山市的兴东二矿井下,发生爆炸,造成49人死亡。
根据警方调查,这三起事故都是因不法分子私藏私制的土制炸药所致。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爆炸物品安全监管处处长亓希国
亓:这三起事故呢,应该说都是这种私炒的炸药,正规的炸药那么它的生产,那是非常严格的,它的产品质量是完全可以保障的,但是私炒的炸药在工艺上各个方面它要求就没那么严,它可能就会产生自燃,那么这个危害是非常大的。
私制炸药在一些矿产丰富的省市,已经成为一些不法分子发财致富的法宝,有的甚至已经发展成为疯狂的地下产业。就在前不久,辽宁省朝阳市就刚刚破获了“6.23”特大非法制造、买卖、运输爆炸物品案。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些犯罪团伙就发展成一个跨越4省4市7县的犯罪网络,这也是该地区有史以来破获的涉案人数最多、案件最复杂、性质最严重的涉爆案件。
陈斗祥 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
陈: “你叫啥名”
犯罪嫌疑人:“杨顺生”
陈:“你在这干的?这些都是你干的?”
犯罪嫌疑人:“对”
陈:“这都是啥玩意?”
犯罪嫌疑人:“复合肥”
画面中的这名男子就是 “6.23”非法制贩爆炸物品案中的犯罪团伙成员之一。就是在这个破旧、简陋的小屋里,杨顺生制造出了近5吨的炸药。
犯罪嫌疑人 杨顺生
杨:就那一袋化肥兑一锹谷糠,拌完了之后搁到那个机器里,有个粉碎机,它那一开始是颗粒状的完了之后打成面装到袋子里。
经过简单的加工,原本农用的化肥就变成威力无比的炸药,被卖到一些非法矿主手中,用于在私挖乱采过程中爆破使用。
辽宁省朝阳市地处辽、冀、蒙三省交汇处,有铁、锰、钼、金等21种金属矿藏,其中铁矿石的生产和加工成为朝阳市重要的支柱产业。
辽宁省朝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石新力
石:全市矿产丰富,大约有500多家企业从事矿业工作,建平县有120多家,每年应该说需求大量的爆炸物品。
根据《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规定,购买爆炸物品必须凭借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才能到公安机关申请,许多没有手续的非法矿主没有途径买到炸药,只能通过各种非法手段私下贩卖、甚至是私制炸药。
2010年3月,朝阳市建平县公安局连续侦破3起非法制贩炸药的案件,并意外发现这3起案件全都指向一个人,腾功志。
常为民 建平县局治安管理大队大队长
常 : 他们就是给我们反映,滕功志这个人,有的时候从他手里可以买到炸药。
一个手握炸药的人,他的炸药究竟从何而来?警方立即对滕功志开始了秘密侦查。警方发现,滕功志没有正当职业,平日里经常到建平县百合家园11号楼三单元一楼的车库内打麻将。警方随即对滕功志的麻友们展开了调查。
常为民:我们对滕功志侦查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发现滕功志他呢是从李国辉的手里买炸药。
这个车库的主人正是李国辉,经过近两个星期的蹲点监视,警方发现,李国辉几乎每天都泡在车库内的麻将馆,而他最繁忙的业务就是接打电话,并在通话中不断有神秘的词出现。
常为民:直觉就告诉我们这就是炸药,你像大的,就指的炸药那种大包的,小的就是小管的,你像火的就是我们取缔的这种火雷管,电的就是电雷管。
警方断定李国辉从事的正是炸药买卖。此时,已经是4月下旬,天气开始炎热,在高温天气下私制、私藏炸药很容易发生爆炸。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常立即向朝阳区公安局汇报情况,申请抓捕。但朝阳区警方最终却决定按兵不动。
石:感觉到这个案子,整体的犯罪网络,我们掌握得还不全面。
朝阳警方于4月27日成立了专案组,对李国辉进行重点调查。很快,警方发现李国辉疑点重重,光手机号码就有3个,而其中一个是专门用来联系炸药买卖业务的。
常为民:这个和他有炸药来往联系的,就是说他这个受话人是具备使用爆炸物品条件的,这样的人一共是21人。他基本上都是用外号,你像姓白的,他就叫白菜帮子,姓蔡的,就什么酸蔡汤子。
通过侦查,警方进一步发现,李国辉不仅非法贩卖成品炸药,甚至还买入硝酸铵,私制炸药。
王林 朝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政委
王:咱们国务院2002年有一个通知,就是把这个硝酸铵正式列入民用爆炸物品管理,原因就是硝酸铵既是一种农用的这个化肥,同时这还是制造民用炸药的原料。
5月23日,警方得到消息,李国辉将从内蒙宁城一个叫倪焕文的手里购进10吨硝酸铵磷复合肥。李国辉不是农民,也不用务农,那么他购进这么多的复合肥用来做什么呢?警方决定跟踪这笔交易。
常为民:每次运输前边有一个探路的车,而且就是说在运输之前,他们都要制定至少两套以上的运输方案。反侦察能力比较强。当时那天定得呢,如果说就是想通过倪焕文,化肥出来看建平给谁,建平这个人下家再卖给谁,结果那天由于他们的买卖取消了,我们的行动也就取消了。
6月10日傍晚6点,一辆车牌号为蒙D29099的中型货车在门市拉着5吨的硝酸铵复合肥,向朝阳市建平县方向开去。
常:发现(倪焕文)雇了一个司机,直接就拉到了(建平县)三角线一个废弃的厂房里面。
这就是节目开头出现的私制炸药的窝点,警方一路跟踪着大货车来到这里,此时,一名男子将5吨的硝酸铵复合肥运进了这个破旧的小屋里,屋里还有用于制作炸药所用的粉碎机。这名男子名字叫做杨旭。
常为民:又过了两天之后,我们发现杨旭把制造炸药的另一种原材料,就是麦糠也已经运进去了,这样就是杨旭制作炸药的情况基本上就完全清楚。
种种迹象表明,李国辉确实在非法制作炸药。朝阳警方认为,抓捕李国辉的时机已经到了。
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 陈斗祥
陈:第一组孟广贵, 第二组李和春,小组组长,配王福将,你们俩……
6月23日晚,朝阳警方调动治安、刑侦、巡特警、武警以及建平县局的150名警力,分9个行动小组,分别向建平县、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赤峰市的敖汉旗、宁城县等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实施抓捕。
在这次行动中,朝阳警方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 共扣押制式成品炸药522件12.53吨、雷管620枚,导火索3830米;涉案私制炸药8.18吨,原材料硝铵化肥43.85吨;依法扣押私制炸药的粉碎机2台、涉案车辆12台;累计追缴非法所得192.45万元,查封冻结涉案人员存款68.1万元。
刚才我们了解到,在抓获李国辉等犯罪嫌疑人之后,朝阳警方经过突击审讯,发现这个犯罪团伙共涉及大小涉爆案件104起,所牵连的范围超出他们的想象。随后警方补充警力,连续出击,在辽宁、内蒙古、河北、山西等4省区又抓捕了30位犯罪嫌疑人。而一条非法生产、运输、销售、转卖爆炸物的完整利益链条也就此浮出了水面。
张志学 专案组组长 朝阳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支队长
张支队:623整个物证物品都在这儿库房里。
记者:这是什么?
张支队:这就是硝酸铵复合肥,就是我们这个623案件抓的这些嫌疑人制作的这块的都是用这个复合肥制作的,你像这个那个,像那个成品药。
记者:像整个屋里,硝酸铵有多大的量啊?
张:现在看就是硝酸铵,整个我们最后收缴,应该在46吨左右。这46吨硝酸铵,如果是在夏天,在制作过程中,在他们储存过程中,要一旦由于天气原因高温如果引起爆炸的话,那应该说在几平方公里之内,应该说那得,炸的那得,不可想象。
在整个“6.23”非法制贩爆炸物品案中,李国辉主要负责贩卖成品炸药和制作炸药的主要原材料硝酸铵。
犯罪嫌疑人 李国辉
记者:什么时候情况下开始跟这方面有接触的?
李国辉:认识户金义以后。
记者:户金义是做什么的?
李:户金义是民爆公司站长。
记者:哪个地方的民爆站长?
李国辉:喀喇沁
李国辉提到的户金义是原辽宁省建平县民用爆破器材专营中心喀喇沁中队长,该中心是专门从事炸药买卖的正规销售点。从今年2月到6月,户金义利用职务之便,以“多报计划少给药”的方式,将非法截留的成品炸药卖给李国辉,是李国辉成品炸药的主要进货渠道。
记者:最早是从他那里第一次买多少?
李国辉:大约都是十箱以下,6、7箱左右。
从2010年3月份到6月份,李国辉共倒卖出成品炸药达2吨多。但是这些炸药远远不能满足这些非法矿主的要求。李国辉开始想尽办法购买用于制作炸药的主要原材料,硝酸铵。
张志学:他是在自己,在网上学会了这个制作炸药的方法,完了之后在外地购进了硝铵进行制作炸药。
通过熟人介绍,他得知内蒙赤峰市宁城县一个叫倪焕文开的化肥经销处可以买到这种原料。
记者:你买给他多少钱呢?
倪:一吨有2700、2800的给他。
李国辉:后来最多一次拉过5吨。
记者:那在除了倪焕文这里?
李国辉:还有赤峰拉过10吨。
从今年的3月到5月,李国辉以每吨2700元的价格从倪焕文处购买了9次共计10吨的硝酸铵复合肥。除了留一部分自己进行私制以外,其余的大部分转手以每吨3500元的价格卖给了杨旭。在这个利益链条中,杨旭处于中间人的位置,从李国辉那里买来的硝酸铵,就从这个简陋的厂房里加工成炸药卖给需要的矿主。
王锡明 建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王锡明:他这个粉碎机就在这儿,里头和这里边屋垛的是这种复合肥料,谷糠就在这儿垛着,他雇佣了两个工人在这里机器上进行加工,把这个复合肥料和这个谷糠掺在一起加工完了之后,加工出来之后再用原包装袋装上,扎上口再到时候运走,他这块整个加工的过程。
记者:这个房间里现在还有很浓的柴油的味道?
王锡明:对对,它因为这里头,做出来之后他得往里掺点柴油。
记者:在这个屋里制造多少非法炸药?
王锡明:他在这儿,杨旭在这儿制作了5吨左右。
在这样的生产条件下生产出的炸药,其安全性能可想而知。我们可以看到,就在这个制作炸药的窝点不到200米处,不但有居民楼,还有铁路,在如此高温天气下,这5吨的炸药一旦发生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而让这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的最大动力始终还是利益。私制炸药不但给一些小矿主提供了便利,更重要的是节省了成本。陈洪利本来一直从李国辉那里购买成品炸药,但从4月份开始,也开始从李国辉那里购买硝酸铵,在自己的矿井处私制炸药。
犯罪嫌疑人 陈洪利
记者:为什么开始自己做?
陈洪利:那功夫就啥,为了省钱嘛。
记者:算下来一吨的话能便宜多少?
陈洪利:能便宜1500多块钱吧。
为了节省成本,开始从李国辉那里购买硝酸铵进行私制炸药的不止陈洪利一个人。
张学志:在私制这块应该牵涉到13名犯罪嫌疑人,这13个犯罪嫌疑人就制作了14吨多,用硝铵肥制作的炸药。
私制炸药方法简单,获利迅速。从2010年3月到6月,短短的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李国辉通过非法制贩爆炸物品,共获利3万余元。平均月收入1万以上,与当地平均工资只有1000多元的水平相比,私制炸药自然是一个难得的生财之道。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之下,一个非法爆炸品市场迅速形成,从非法生产、销售、转卖、运输的一条龙的利益链条。而其中值得引人注意的是,案中涉及的用于制造炸药的主要原材料硝酸铵,在2002年国家就将其列为民用爆炸物品进行管理,禁止再将硝酸铵当作化肥销售。那么,在“6.23”案中的硝酸铵,到底是来自与哪里?一个禁止销售的商品是如何流通到市场上的呢?
前面我们看到,辽宁省朝阳市警方成功了破获6·23特大非法制贩爆炸物品案。而在所有缴获的物品中,除了数十吨成品炸药,总量高达几十吨的炸药原料硝酸铵也引起了警方的高度警惕。这种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爆炸品原料怎么会落到犯罪分子手中呢?它的流通渠道又是什么?我们接着来一探究竟。
这种白色颗粒的原料就是硝酸铵,是一种在工业中运用比较广泛的化工原料,主要可以用作农用的化肥,但同时它也是民用爆炸物品的主要原材料。在2001年之前,硝酸铵在市场上可以随意买卖。但这种情况被2001年接连发生的两起特大爆炸案件所改变。
2001年3月16日,河北石家庄发生特大爆炸案件,造成108人死亡、38人受伤。
紧接着,7月16日,陕西横山县再次发生特大爆炸案件,造成41死亡、85人受伤。
亓希国:这两起爆炸案最后侦查炸药都是私炒的炸药,那么私炒炸药的原材料就是硝酸铵。
事故发生后,国务院下发通知,将硝酸铵纳入民用爆炸物品管理,同时要求对于农用的各种含硝酸铵成分的化肥必须达到抗爆性能要求。
亓希国:对于农业上的农用硝酸铵,这必须要做改性处理,也就说通过改性,这个硝酸铵不能够再用来私制炸药。
既然国家早已下发相关指令,为什么在这次“6.23”案件中缴获上来的硝酸铵磷复合肥还能够制作炸药呢?
张志学:你像这个复合肥,这上写着的硝铵磷肥,其实呢这个外包装不一样,里边也就是硝酸铵,也用于制作炸药用的。
根据警方检测,这些硝酸铵磷复合肥是没有经过改性处理的,可以直接用于制作炸药。那么,这些从倪焕文的化肥经销处买来的硝酸铵磷复合肥又是从哪来的呢?
经警方调查,倪焕文是从山东临沂的万方农资有限公司购进的硝酸铵复合肥,这也是一家经销化肥的企业,而它进货渠道是来自于山西太原的一家化工企业,我们在辽宁省朝阳市采访的时候,朝阳警方的朱廷仿队长正在山西太原进行调查,那么山西太原的这家化工企业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生产企业呢,?我们对朱队长进行了电话采访。
朝阳市公安局安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 朱廷仿
记者:那山西这家企业它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朱廷仿:它是国有的一些化肥厂家。|
记者:它具备生产不改性炸药原材料硝铵,具备这种资格吗?
朱廷仿:它具备,就这个企业原来是一个前期是军工企业。这个厂家也提供了,给我们一些合格证,关于国家防爆部门检测合格的一些证件。它只生产的是硝铵和硝磷复合肥,硝铵是制作炸药的原料,同时硝磷复合肥是农用的原料。他本身厂家生产这个硝铵,它直接就卖给炸药生产厂家。
经警方调查,山西太原的这家化工企业是一家正规的国有生产企业,主要生产硝酸铵和硝酸铵磷复合肥,根据规定,凡生产农用硝酸铵和硝酸铵复合肥的企业,必须对其产品抗爆性能进行检测,经检测合格并取得《农用硝酸铵抗爆性能检测合格证》后,才能作为化肥销售。
朱廷仿:虽然是从厂家提供一些合格证件,就是从表面看它卖出来的是化肥,硝磷复合肥,但是经过咱们检测这个东西它确实是能制作炸药的原料。这个说明在厂内部检测方面应该说存在问题。

根据警方调查,这家企业送检的样品是经过改性处理的合格产品,但卖出的却是没有经过改性处理的、可以直接用于制作炸药的硝酸铵。2002年,国务院明确规定“不再批准设立新的硝酸铵化肥生产厂(点)”。目前在山西只有两家正规厂家可以生产硝酸铵。但根据这家企业现在的做法,这显然是在“挂羊头、卖狗肉”。
据公安部统计,截止到8月份,全国因私制、私存爆炸物品引发的爆炸事故15起,造成96人死亡。在这些事故中,大部分都是由私制的土制炸药引发的,那么为什么全国各地有那么多的不法分子从事非法贩卖和私制爆炸物品呢?
亓希国: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私挖乱采这种违法犯罪活动还是比较多。因为这些非法的矿点,他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渠道来获得爆炸物品,他只能从非法的渠道来,那么由此呢就刺激了这种非法爆炸物品的需求。第二方面就是我们一些企业包括我们一些国有的大中型企业,这个无视国家的有关规定,可以说给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原材料,那么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在今年全国“治爆缉枪”专项行动中,公安机关共查处非法矿点2256家,侦破案件805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员3416人,捣毁非法制贩窝点129个,犯罪团伙40个。
根据《刑法》第125条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爆炸物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亓希国:爆炸物品安全管理,事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事关国家的社会治安稳定,下一步我们要对此类违法犯罪活动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切实做到做到抓获一个端掉一窝,破获一案带出一串,从而有效的遏制此类违法犯罪活动的发展和蔓延。
所谓无利不起早,这些犯罪团伙之所以不顾周围百姓乃至自身的安全非法制售爆炸品,无疑是因为在冒险的背后蕴含了巨额暴利。而如果我们继续顺藤摸瓜,就会发现支撑起这个黑色产业链的,正是那些非法采矿点。它们为犯罪团伙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市场需求,为自己大肆盗采矿藏找到了便利,却把巨大的安全隐患留给了无辜百姓。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明令禁止的爆炸品原料通过具有生产资格的国有企业的私下买卖就可以在市场上顺利流通。这不得不让人对爆炸品监管提出新的疑问。究竟谁在监管这些有资质的企业?监管是否存在漏洞?究竟是人的漏洞还是制度的漏洞?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从源头上遏制才能最有效保障公众的安全。否则,黑色需求一旦释放,仍然会继制造新的威胁。
',1)">您已欣赏本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