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舌头大是怎么回事:公开毛泽东从未发表过的相片(组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10/15 08:28:48
  

公开毛泽东从未发表过的相片(组图)

(2008-05-10 03:34:57) 转载    

特别提示:作为主席的儿媳,邵华将军50年代就开始在主席身边,为老人家拍照。早期照片虽所剩无几,现存的这张主席标准像,主席头上的头发还未梳理好,有些凌乱。面对这张本色的毛主席像,将军曾有意请人进行电脑修改,后经高人指点。说这才是真正的文物,将军就那么留了起来。

  

 邵华将军镜头外的故事

    邵华将军搞摄影有些年头了。那是50年代初期,姐夫毛岸英从前苏联带回一台照相机,邵华装上胶卷,自个儿琢磨,有了些兴趣。可后来因为不断地疲于忙忙碌碌的工作之中,摄影的爱好也逐渐搁浅了下来。大约是这几年,邵华又开始摆弄起相机,忙里偷闲搞点儿业余摄影,一不留神拍出了个摄影家来。短短三四年工夫,她出版了四部大型画册,发表了一百余幅作品,先后在北京、深圳、广州、上海、太原等地成功地举办了个人影展,中国摄影家协会吸收她为会员。随后在中国摄影家协会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主席。

 端起相机为毛主席拍照

 与其他摄影家不同的是,邵华一搞摄影就入门正、起点高。这倒不是说她有绝对的天赋,圈里人戏称将军:“谁能比得了您,您端起相机就给毛主席拍照!”

    作为主席的儿媳,将军50年代就开始在主席身边,经常为老人家拍照。是啊,在人民心目中,毛主席是神圣的伟大领袖;在世界友人心中,毛主席是中国不可多得的元首;可在将军的眼里,主席是一位平凡的父亲。那时,邵华在主席身边,除了办公外,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允许她拍照,不过主席有言在先:一、不准将照片擅自拿去发表,二、不准将胶片拿到外面冲洗。有这两条纪律摆在面前,主席想着你们这些孩子能折腾出什么来呢。邵华就偷偷地在卫生间建起了“暗房”,请师傅帮忙做了洗相箱,将灯泡染上颜色,一个盆子装显影水,一个盆子装上定影水,半夜三更以如厕为由,干起了洗照片的事。初学洗相,常常不是“显”过了头,就是“定”不足打捞起来,基本上一个胶卷里很难找出个像样的相片。不过那时,将军就开始有心收藏照片,只可惜的是,由于频繁的搬迁,加之“文革”的抄家,拍照的早期照片所剩无几。现存的还有一张主席的标准像,主席头上的头发还未梳理好,有些凌乱。面对这张本色的毛主席像,将军曾有意请人进行电脑修改,后经高人指点,这才是真正的文物,将军就那么留了起来。

    触景生情,邵华不无遗憾地对记者说,那时的科技要是有现在这么发达,照相机、录音机、摄像机能够进入普通人家,我也不知能留下多少珍贵的资料!

 “三王会师”堪称国宝级史料

 

      

            王震、王首道、王恩茂都已作古,这张合影成了“国宝”级史料

1985年10月1日,邵华作为贵宾,被邀请出席新疆自治区成立30周年的纪念活动。新疆是将军难忘的地方,童年时的她曾经在这里蹲过四年监狱,父亲陈振亚烈士在这儿为革命牺牲。一踏入天山脚下这片故土,邵华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纪念活动那天,为新疆解放做出突出贡献的王震、王首道、王恩茂也出席了活动,他们进入贵宾休息室时,老记们就被挡在了门外。当时“三王”兵分三路,各自坐在一张沙发上,随身带着傻瓜相机的邵华突发奇想,在这个有纪念性的日子里,如果让“三王”坐在一起,照上一张像,必定有特殊的意义。邵华的心里刚开始有此想法时,也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后来一想,不管成还是不成,在他们面前,自己是孩子辈的。于是,她就挨个儿走到跟前,讲着同样一句话:“王叔叔,我给你们合张影吧!”王震将军率先挥动着手,笑着说:“好哇,你给我们照相当然好了!”平日他们各自都在忙着工作,聚首的机会不多,这照相就更甭提了。随即,王首道、王恩茂就坐到了王震的沙发上,同一张沙发上,坐上了新疆闻名遐迩的“三王”。在座的其他领导一看邵华在拍合影,大家三五成群地纷纷请她拍照,整个贵宾室在闪光灯的映衬下,格外地祥和。

    光阴荏苒,如今,王震、王首道、王恩茂都已作古,新疆“三王”的那张珍贵合影成为“国宝”级史料。

 

                                  看看相机摔坏了没有

 

    2003年9月,邵华到五台山地区考察工作,听人介绍,五台山日出是一大景观。将军只要听到人们这样宣讲,心里总是痒痒的,恨不得脚底板抹油,一下子就滑到跟前去。当时,邵华住在山下的宾馆,要上山看日出必须赶几十里的夜路。六十有二的邵华激动得夜不能寐,三点钟就叫醒工作人员,打着手电,一步一步地攀爬着山路。知情人说,日出一般在凌晨四点钟左右出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到了五点钟还是不见日出的影子,工作人员劝将军:“今天可能看不到日出了,咱们下山吧!”邵华裹着大衣,坐在冰冷的石头上:“再等一会儿吧,心诚说不定能感动上帝!”大家只好等在山上。到了六点钟,一轮红日从东边冉冉升起,邵华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一骨碌爬起来,端起相机,按动着快门。可惜的是那天天公不作美,一层浓浓的雾遮挡了将军的镜头,更挡住了太阳露出她美丽的容颜。

    还是2003年,邵华到吉林考察工作,那儿有一块尚未开垦的旅游去处,雾淞在群山中绽放,犹如仙境般,令人如痴如醉。将军被这迷人的景色陶醉了,一不小心重重地摔在地上,工作人员忙扶起将军。“我没事,看看相机摔坏了没有!”邵华边拍着身上的尘土边说,“我摔一下没什么了不起的,要是相机摔坏了,那可就惨了!”

                

                       将军与她最喜爱的军事节目主持人卫晨霞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

全家人都爱上了摄影

    因为邵华将军与相机结缘,爱好业余摄影,将军的母亲、100岁的革命老人张文秋生前看到女儿成天挎着相机,也要仿效。老人第一次端起相机是一次外出,保姆为其安装的胶卷,心急的老人在车内就将一卷胶卷照完了,结果洗出来一片空白。后来,邵华就让保姆为母亲装好胶卷不打开镜头盖,这样一来,老人怎么按,相机就是不动,老人唠叨:“怎么又坏了?”就将相机还给了保姆。有一回去看演出,邵华带着母亲一起去,老人坐在轮椅上,对着舞台上不停地按动快门,结果冲洗出来的照片一半是舞台上方,一半是舞台的下沿。当保姆将她拍的照片与邵华拍的照片做对比时,老人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肯定是相机不好,保姆对老人说:“二姨的相机好!”老人果真见到女儿就开口要女儿的相机,弄得邵华哭笑不得。

          这是将军为母亲过100岁生日的合照,此后不久,革命老人张文秋就离开了人世

邵华将军的儿子毛新宇平日里不像妈妈那样总是爱随身挎着相机,但他也有偶露峥嵘的时候,2002年,随妈妈上八达岭长城旅游,回来后,他以一位历史学家的笔触,从妈妈搞摄影到长城的历史根源进行比较,写了一篇颇有质量的短文,并且拍了一幅长城风景图,很有观赏价值,毛新宇拿着自己拍的“作品”对妈妈说:“您看看,我轻易不照,照出来就是精品!”

                

                        母亲走了,爱人走了,站在身边的儿子成了将军的精神寄托

    当然,邵华将军身边的工作人员,个个都是超级摄影发烧友,说起他们的主人——摄影家邵华将军,人人都能侃上几段,而将军提起工作人员对她摄影的支持,更是心存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