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红颜我为尊txt:宗教:基督教——我不做这四类基督徒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10/15 08:28:54
                                                                                  
                                                                                  我不做这四类基督徒 
                                                                                         作者:马可

“流氓基督徒”

    年轻的马可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他感到郁闷。

    上午开会的时候,单位老总布置了广告与发行的任务。并且老总还说:“完不成任务,就扣发全部奖金与工资,只发500元的生活费。”

    老总的威胁让马可的心像兔子一样的乱跳,因为中央与省里有严格的规定,新闻单位采编与经营必须严格分离,也就是说记者不得从事广告与发行的任务。但是,温州媒体是山高皇帝远,自成体系,当起了“土皇帝”,北京远在天边,管不着。

    大伙知道,一个人,一群人,一旦毫无原则的与钱搭上了关系,有时候难免就显得不明不白。这种不明不白用一个词来形容媒体工作者就是“流氓记者”。

    马可是新手,又有基督的信仰,自然相对还比较“卫生”。总编助理给他解释说,要做“流氓记者”,是要有几个经典故事才行的。要懂得利用企业的负面事件,威胁曝光,待他们害怕时,就利诱他们做广告,并订报纸。

    言下之意,马可不够格做“流氓记者”。

    马可听了这话,又庆幸,又担心。

    庆幸的是基督徒的“贞节牌坊”保住了,至少在单位领导眼中是这样。

    担心的是任务完成不了,扣了薪水,吃饭成为了难题。不过,马可是温州人,可以回家蹭饭吃,但要娶媳妇就难了。因为在温州娶姊妹,“那是天价!至少50万。”一位传道人说。

    传道人的话让旁边的一位外地弟兄感到吃惊,他嘀咕着说:“温州的姊妹就跟房价一样的高!”

    唉!马可叹着气,心想,看来不做“流氓记者”,姊妹是娶不成了。

    马可心里左右为难。

    不过他很快想到,耶稣曾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2:28)

    晚上,马可到了教会。

    听到的信息是:要做一个成功的基督徒。

    这年头,社会流行成功学,连教会也讲成功,真是紧跟社会时代的步伐啊!

    传道人讲了近两个小时,举了许多个成功的例子,总的意思是“神喜悦的人在社会上必加倍成功”。

    祷告时,马可听到这样的祷告词:“主啊!求你使经营店面稳固并扩大,妻子天天年轻、漂亮一些,让我成为会计事务所的股东,考上硕士。”

    “真是这样的吗?怎么有点像用鱼饵钓肥鱼的味道?”马可心里暗暗地想。信耶稣真的要有那么多的好处吗?

    马可想起耶稣的门徒死得死、伤得伤的下场;想起彼得倒钉十字架;想起基督徒被罗马人砍头的事情。

    想起耶稣降生在臭气熏天的马厩中,一生没有社会地位,没有财富,在33岁的时候又被人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后,光着身子钉死了。

    可怜的人!

    我们居然向这个可怜的人求取社会地位、财富与美女姊妹。

    我们要么是更可怜的人,要么就是神经错乱!

    基督徒是一神论者,因此,好些基督徒嘲笑中国的佛祖,“那是偶像,下地狱的!”

    但正是这个“偶像”,原本贵为印度王子,却在29岁的时候,抛下娇妻与王位,到丛林中苦修六年,成为了佛(醒悟的人),并柔和谦卑的征服了亚洲。

    二千年前,这个“偶像”不要的东西,二千年后的基督徒却趋之若鹜……

    现实中,现代社会诚信每况愈下,一位真正的基督徒要成功,事实上是越来越难。

    现在某些教会宣扬成功学,高抬有钱的传道人,在婚姻仪式上不注重节俭,事实上是对年轻的弟兄姊妹信仰生命的一种严重摧残,说不好听一点,是“逼良为娼”。

    以马可的事实为例,如要取得某些教会所说的成功,必先取得社会意义上的成功,那必然就要成为“流氓记者”,而马可又是基督徒,这样一推理,马可自然就成为了“流氓基督徒”。

    所以,马可要成功,看来是“天方夜谭”了。                                                                         “政客们的基督徒”

    几位弟兄姊妹与马可聊天。

    “现在教会讲罪、十字架、救赎、悔改、神迹、灵修的信息越来越少,讲政治、文化、哲学、理性等第二自然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听说有些教会主张在社会上发出政治声音。”

    “嗯!台湾的长老会中有部分牧师与信徒就主张‘台独’,丁光训在《天风》上就曾撰文劝告他们不要那么做。”

    “唉!看来丁光训的基督徒先要空降到台湾,与陈水扁的基督徒先群殴一场了,然后解放军再渡海作战。”

    “就是不知道,丁光训的基督徒打得过打不过陈水扁的基督徒。”

    “没关系,现在不仅‘三自’的人热衷参政,家庭教会也越来越喜欢介入政治了,后备军多得很啊!”

    “天哪!不会又是‘十字军’南征吧?”

    马可想,保罗如果天上有知,肯定发来E-mail说,我们是属天的,不是属人的。上帝的国在天上,不在人间。

    马可又想,耶稣来到世界,并没有带来一整套政治经济秩序,他只是说,凯撒的归于凯撒,上帝的归于上帝。他来是召罪人回家的,而不是要建立“人间天国”。现在“三自”的丁氏神学与共产主义事实上都想建立“人间天国”。

    倘若人间天国能够建立,耶稣又为何道成肉身呢?又为何要受极大的屈辱(光着身子钉十字架)而死呢?

    “三自”因过度参政被人批评,仍是无奈之举。因为,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再说人家还拿着棒子,盯着丁老的手心呢!

    可家庭教会也去凑这个热闹,就说不过去了。

    那么,某些家庭教会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参政呢?

    实际上,就政治环境来说,现在国内的基督徒与耶稣时代的犹太人非常相似,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当时的犹太人深受罗马人的压迫,急切等待一位带领军队的“弥赛亚”来拯救他们,没想到来了个手无寸铁的耶稣,说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的祷告。别人打你的左脸,连右脸也给他打。当时真是大跌眼睛。

    反观今日,国内政治保守,青年信徒内心压抑、空虚,对国内传道人讲忍耐,讲谦卑,讲宽容,早已经听得厌烦,大失所望。

    现在海外有传道人振臂一呼,高喊:“公义!”

    于是教会沸腾。

    有人开玩笑说,下次那位喊“公义”的传道人最好开着“谢尔曼”重型坦克、F-16战机来带领我们去传福音――建立政治经济新秩序――人间天国。

    这是否与丁氏神学,与共产主义的追求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化基督徒”

    马可在大学的时候去过一个教会,里面的基督徒学问好的不得了,有念哲学的、历史的……《约翰福音》里的一句话,分享的弟兄旁征博引,能讲上三天两夜。他说:“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听的马可直流口水,恨自己当初报错了志愿,学什么摄影啊!搞得现在连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看到人家苏格拉底长,苏格拉底短的,马可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羡慕归羡慕,马可也有点实际行动啊,于是上书店买了一大捆奥古斯丁、海德格尔、萨特、尼采什么的,兴冲冲抱着回宿舍,路上见到漂亮女生,还有意无意的把书名朝她那个方向露,意思是说,你看,我读的是奥古斯丁的《忏悔录》。

    心里这种满足感,就像是中了彩票一样。

    回家翻了几页,发现里边的每一个字都认得,可连在一起,就不懂了。马可打电话给学哲学的师姐说了这事儿,师姐笑着说:“你要是都看明白了,我还吃什么啊?”

    马可一愣。

    但是马可很有毅力,每天晚上抱着读,读不懂也读,桌上读,床上也读。渐渐的马可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一读海德格尔,不到两分钟,马上入眠,效果好的不得了。

    不过,这样长期下去,马可的自信心是越来越小,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好郁闷啊!

    有一天在读经时,看到《箴言》中有一句话:“耕种自己田地的,却得饱食,追求虚浮的,却是无知。”

    马可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田地就是做一名有主生命的玛格南纪实摄影师。

    心中豁然开朗。

    近日,马可重读《圣经·创世记》,神说园中的果子你都可吃,唯有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不可吃,吃的日子,你必定死。

    马可明白,神知道人承受不起分辨善恶的压力,所以,代人来承受。可人不听,非要自己来承受,结果弄出个政治哲学等事事非非来。

    到现在累了个半死,还搞不定。

    马可旁边的朋友就有这样的经历,面对三位美女同学,个个相貌出众,品学优秀,朋友左右为难,苦不堪言,恨不能信了伊斯兰教,一口气全娶过来。

    神知道人思考的重担,所以又代人承担,给了人神主政制,可人又不听,又要搞什么民主政制,结果马克思主义、法西斯主义就出来了。把我们折腾的够呛。

    马可后来才明白,财富也好,权力也好,知识也好,都不能与信仰相比。基督徒在世界不该追求过多的成功,重要的是过虔诚的生活,圣洁的生活,等待基督的来临。

“自卑的基督徒”

    现代人自卑心很重,因为他们需要物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现在的基督徒自卑心也很重,因为,我们对财富、权力、知识的兴趣超过了对福音、生命、信仰的兴趣?

    这一切又与我们放弃了耶稣给我们的承诺有关:我是道路、生命与真理。

    我们只知道玛门(财富)才是最实惠的,因为只有它才能证明我们的价值。

    我们只知道知识与学位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它才能给我们带来财富。

    但是,很显然,耶稣不允许他的孩子这样来做。因为财富、权力、知识、政治等都是人在背离神之后所产生的,是第二自然,是另一种形式的“巴别塔”。

    过度的追求“巴别塔”,无异于饮鸠止渴。

    《圣经》中记载着耶稣在山上受试探,撒旦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旦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太4:9-10)

    我是天父高贵的孩子,我是耶稣的兄弟。

    我,不做自卑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