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叠半神话大系小说:和之美--段奇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8/25 02:52:34

 

    《广雅》曰:“和,谐也。”和是宇宙间一切事物所呈现出的最佳状态,和也是宇宙间所要达到的终极目标。

     和是人类孜孜不懈追求的理想境界。《左传·襄公十一年》中就有:“八年之中,九合诸侯,如乐之和,无所不谐。”《晋书·挚虞传》也有:“施之金石,则音韵和谐。”和,蕴含着悠远与博大,彰显出永不褪色的无穷魅力。

     和之美,美在自然。“吹面受和风”,和是大自然之温厚和柔之美;“草荣识节和”,和是大自然之顺时知变之美;“凤凰于飞,和鸣锵锵”,和是大自然之鸣声相应之美。蓝天白云,和是大自然之动静结合之美;青山绿水,和是大自然之刚柔相济之美;日夜交替,和是大自然之晦明变化之美。

    和之美,美在包容。赫拉克利特有言:“一与本身相反,又复与它本身合谐,正如弓弦与弓琴。”刘勰《文心雕龙·声律》中说:“异音相从,谓之和。”可见,和是一种巨大的包容的对立统一。“白日沦西阿,素月出东岭”,只因日月被包容于宇宙之中,才有时空的永恒及无穷之美;“风霜何事偏伤物,天地无情亦爱人”,只因有情与无情被包容在自然及社会之中,才有着天地间强韧与坚贞之美;“汉庭无大议,戎虏几先和”,只因争战与和解被包容在苍茫历史之中,才有着人类社会中的正义压倒邪恶之美。城市说:快速发展工业经济;农村说:不可污染半亩粮田。红灯说:禁止行驶;绿灯说:平安而行。太阳说:我要使大地干燥;雨雪说:我要让田野润湿。自己生活,让别人也生活——即便你自己是一棵新竹,别人只是一株老柳。和,是美之心芽长出的一片葱绿。

    和之美,美在适度。《管子·内业》云:“凡食之道,大充,伤而形不臧;大摄,枯骨而血沍。充摄之间,谓之和成。”和成,即饮食适量。《传》曰:“盐咸梅醋,羹须梅醋以和之。”意谓盐多则咸,梅多则酸,盐梅适度,就成和羹。可见,太过与不及,都不是和。或暴风骤雨,或阴雨连绵,则皆是一种灾难;或酷日高照,或久旱不雨,亦全是一种祸患。只有或和风细雨,或风和日丽,才会舒适宜人,五谷丰登。放纵狂欢,极有可能乐极生悲;忧心若焚,也有可能让你一蹶不振。和是顺境淡然,即顺时不张扬,不浮夸,不锋芒毕露,能做到和其光,同其尘;逆境泰然,纵然风雨如晦,也能给自己一抹曙光,即便风刀霜剑,也能给自己一缕春晖。

     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说:“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和之美就宛若温馨、沉静、泛涌着内在的恒久光芒的浮雕,具有打动人心的震撼力量,使人的灵魂归于永远的宁静与谐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