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单制度:新世界的源头:Napa Valley 纳柏谷全解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8/26 11:44:51

新世界的源头:Napa Valley 纳柏谷全解析


1.历史 [快速链接]
1.2.早年岁月 [快速链接]
1.2.顽强生长 [快速链接]
1.3.现代化改造 [快速链接]
1.4.成为一流产区 [快速链接]
1.5.奇迹葡萄酒 [快速链接]
.
2.地理和气候 [快速链接]
.
3.主要的次级产区解析 [快速链接]
3.1.Howell Mountain豪威尔山 [快速链接]
3.2.Diamond Mountain钻石山 [快速链接]
3.3.Oakville奥克维尔 [快速链接]
3.4.Rutherford卢瑟福 [快速链接]
3.5.Stags Leap鹿跃 [快速链接]
3.6.St.Helena圣海伦娜 [快速链接]
.
4.更丰富的纳柏谷体验 [快速链接]

从旧金山出发,在伟大的金门大桥变成你身后的景色之后,再穿越SanRafael和Novato,经过Sonoma,你即将到达的是全美美食和美景爱好者的朝圣中心。NapaValley作为加州葡萄酒中心的地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甚至在全美的葡萄酒历史进程中扮演者发祥地的角色,如果再把你的视线扩大到全世界,纳柏谷仍然是公认的“九大世界葡萄酒首都”之一。历数其获得奖项和殊荣,回味那些美国葡萄酒的先驱者在那里挥洒的血汗,美国的品醇客们完全有理由为其在阳光加州的风水宝地以及其丰富的出产感到骄傲。最近几年的葡萄酒收藏市场更是出现了加州的Cult酒现象:几支小酒庄生产的CabertnetSauvigon在少数几位酒评人盛赞之后,价格就被升抬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高度。其中位于Napa酒园的ScreamingEagle鹰啸就创下了二级市场新酒单瓶成交的最高纪录,成为最值得投资的葡萄酒品牌之一。

拥有得天独厚的地中海气候条件以及地理和土质上的优势,这块多方面被赐福的土地在创造这个世界上最富艺术性的产物 –酿酒葡萄上拥有绝对的特权。最早在纳柏谷在开设葡萄园的JohnPatchett也许未曾料到加州的这个山谷在一个世纪后在酿酒产业得到全美巅峰的地位。离经叛道的德国人Charles Krug在当时的加州淘金热中得到的显然是另外一种金矿,他在St.Helena圣·海伦娜建立的加州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酒厂。尽管在农业发展上,纳柏谷同样遭受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全球性挫折,其中包括根瘤蚜的爆发,保守主义新教徒鼓吹的禁酒运动和美国第一次经济大萧条。但是在纳柏谷的人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让世人分享他们对这方水土那份执着于自信的念头,直到在76年巴黎品酒会上,Stag’s Leap挑战南法名庄们在加本苏维翁(赤霞珠)上的王者地位并且获得成功,纳柏谷作为一个“新世界”产区在酿制顶级葡萄酒上真正的潜力才被世人所知晓。尽管在最近美国国内的评选当中,其高端酒经常受到来自华盛顿产区Columbia Crest等品牌的强烈挑战,但在品牌的总体水准来看,NapaValley的葡萄园和酿酒厂还是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巅峰级地位。虽然出产仅仅不到加州葡萄酒的总产量的百分之四,但是Napa的名声却要远高于其他量产化的产区,堪称美国葡萄酒文化艺术的中心。

作为世界葡萄酒的九大“首都”之一,纳柏谷每年要吸引450万游客,大多数到访加州的游客都不会落下这个能让你一边欣赏秀丽风景,一边尽享美食美酒乐趣的享乐天堂。2010年Trip Advisor网站通过票选将NapaValley评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和美食目的地”。在以下的内容中你会看到纳柏谷是如何一步步的成为新世界葡萄酒的源头,哪些品牌和酒款在现在的品醇客的餐桌上正在流行而哪些又是投资客追捧的对象。

历史

早年岁月

GeorgeC. Yount作为第一个在纳柏谷定居的欧洲裔移民在当地栽种了第一棵葡萄树。1864年Yount的孙女婿ThomasRutherford和他的新娘Elizabeth得到了其祖父馈赠的1040英亩(大约4平方英里)的土地,这样的大号结婚礼物显然体现出地主的派头,当然入赘的女婿Thomas自然也不敢怠慢,得到土地所有权之后,经过郑重的考虑他决定在那里投资发展酿酒事业,经过从1850年到1880年三十年的孕育,Rutherford这个名字已经俨然代表着加州在高端酒方面最具实力的葡萄酒企业。

在Thomas的决断之后,John Patchett第一个在纳柏谷地区创办了商业性质葡萄园,而CharlesKrug也紧随其后的在1861年在圣·海伦娜创立了纳柏谷的第一家商业酒窖。接下来的日子,纳柏谷的潜力逐渐被希望在美国的土地上创造老世界品质的葡萄酒酿造者发现,而当时正做着皮草海运生意的GustaveNiebaum(后来在这位爱冒险挪威人的协调下,美国顺利的从苏联手中买下了阿拉斯加。)决定酿出正统具有波尔多风格的加州酒,所以他在Rutherford建立的Inglenook酒庄也被认为是纳柏谷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运用法国风格的酒庄。早在1889年的时候,Inglenook的出产就在巴黎世博会拿下金奖,尽管这也许是巴黎美国之间建立友好关系的某种政治手段,但是我们至少能够肯定在那个时候,纳柏谷出产的葡萄酒已经能够被法国的行家们认可。

紧接着登场的同样是影响纳柏谷百年葡萄酒历史的重要人物,H.W.Crabb于1868年在Oakville附近买下土地之后显然希望在加州有所作为,在创建名为To Kalon的酒厂之后,用了11年达到了130英亩(50公顷)每年5000加仑的年产量。不仅如此,他还曾经试种了将近400个葡萄品种,通过这种近乎极端的方式他找到了这片土地上最适合引种的葡萄品种。

早在19世纪末的时候,纳柏谷已经拥有超过100家酿酒企业,如果是自己去到Napa的话,哪些酒庄值得去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既希望吃到美食又希望看到有历史感的东西,又想带回一些有意义纪念品的话,游历这些至今仍在运营的老字号葡萄酒厂牌自然是不二的选择,这些酒庄包括:Beaulieu宝露庄(碧流), Beringer贝灵哲, Charles Krug, Chateau Montelena蒙特莱纳庄,Far Niente,Mayacamas,Markkham和赫赫有名的起泡酒世家Schramsberg世酿伯格。

[回到索引]

三重打击下的顽强生长

其实早在十九世纪末期,就算是得天独厚的纳柏谷也不得不接受历史的考验,而这一系列灾难性事件的结果也同时证明了美利坚人坚定的信念和绝不服输的性格。首先让纳柏葡萄酒酿造者头痛的则是来自欧洲的不速之客根瘤蚜的造访,整个山谷中的任何一家酒庄都没能幸免于难。而1920年由美国的民粹主义者们发动的禁酒令也许让私酒的酿制者以及走私者尝到在黑市中赚取暴力的甜头,而那些正统的酿造者们不得不面临关门大吉的命运,几乎一半以上的酒庄都不得不在这次的行业洗牌中被淘汰,剩下的那些酒庄在那段艰难的时期只能依靠获得提供圣餐用葡萄酒生产的许可来维持业务,而大多数的葡萄园经营者还是有机会将自己的葡萄卖给私酒的酿造者,虽然法规上命令禁止,但是私酒的酿造却非常普遍,你无法想象有多少美国家庭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造酒,尽管如此,这段时间仍然是纳柏谷葡萄酒酿造历史上的一次重大倒退。尽管到了33年通过罗斯福总统的一纸“啤酒法令”在某种意义上宣布了它的寿终正寝,但是当时处于经济大萧条中的美国家庭在饮品上只会优先考虑牛奶作为每个家庭的日常营养所需,葡萄酒对于面临大面积事业和股票崩盘的30年代美国人来说显然是太过奢侈了。这种情形要一直持续到二次大战结束美国确认自己打了胜仗之后,纳柏谷的葡萄酒才真正得以回到大多数老百姓的餐桌之上。

[回到索引]

现代化改造

步入战后的经济恢复时期,一切都看上去那么雄心勃勃,纳柏谷的酒园拥有者们也抱着不同的发展计划酝酿着下一个知名品牌。Beaulieu碧流的AndréTchelistcheff就是其中之一,他被后世看作是将现代酿酒技术带入加州的第一人,1938年的时候他正式就任酒庄的酿酒师一职。他将几项新技术和酿造规程引入了整个纳柏谷地区,譬如用小型的法国橡木桶酿制葡萄酒,低温发酵方法,酒园霜冻应对手段和苹果乳酸发酵法这些新式的技术从此在Napa开始流行,酒商们可以选择将这些时髦的手法加入到原来的酿酒流程当中去,以期待获得更多样化的葡萄酒口感。

来自耶稣兄弟会的BrotherTimothy对于近代的Napa葡萄酒的发展也功不可没。也许是发觉自己其实并不适合教师这个行业,他在1395年成功转型成为纳柏谷MayacamaMountains当地的Mont LaSalle旗下的一名葡萄酒酿造操作员。由于在大萧条时期,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曾经在贝尼西亚为圣餐酒的酿造种植葡萄,禁酒令过后,他所在的耶稣兄弟会也开始考虑原本侍奉上帝的业务成为一项同时能赚钱的生意,Timothy的教师经验帮助他成为这家企业中的理论先锋,他的名声就像贴着他的笑脸的Christian Brothers葡萄酒那样在全美流行开来。ChristianBrothers酒的走俏和战后全美的经济复苏一起带动了纳柏谷从新恢复她昔日的元气。

1965年,Robert Mondavi离经叛道的放弃了他从家族手中继承下来的CharlesKrug,而是在OakVille自创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全新酒厂,酒园的规模也是从纳柏谷的历史上最大号的,超过了ToKalon成为区内第一。在RovertMondavi的带领之下,纳柏谷境内的酒园的增长达到了全新的速度,纳柏谷的名声也差不多是在那个时候逐渐的变得重要起来。 关于RobertParker给纳柏谷甚至是美国葡萄酒带来的巨变,可以参考我的另外一篇文章:葡萄酒上的美国梦:Robert Mondavi。

[回到索引]

成为一流产区

76年的巴黎品酒会是纳柏谷葡萄酒在国际上的一次华丽登场,StevenSpurrier安排了这次盲品比赛,其实就是希望能够让美国的葡萄酒在国际的葡萄酒舞台上得到更多的人的认可。评委们需要对其盲品过程中喝到的六瓶加州酒和四瓶法国顶级庄酒做出顺序排位,白酒亦然。纳柏谷Chardonnay和Cabernet Sauvignon发表意见。而法国酒方面,而10位评委(其中8位是法国人)的综合评分中美国酒在白酒和红酒方面都获得了的第一名,这项事件由于被多方媒体广泛报道,因此大大的提升了加州葡萄酒,甚至是纳柏谷葡萄酒的国际形象。美国人至今还认为那是他们葡萄酒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甚至在2008年的是还拍摄了电影《醇酒醋男》来回味这个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获得红白酒第一名的分别是纳柏谷的Stag’s Leap鹿跃庄以及ChateauMontelena蒙特莱纳庄现在仍然保持着当年获得头号提名时的品质和水准。

现在纳柏谷的酒庄已经上升至450家的历史最高水平,种植的品种也不再局限与Cabernet Sauvignon加本苏维翁和Chardonnay莎当妮,其他流行的品种还有Pinot Noir黑比诺,,Merlot梅洛,,Zinfandel仙粉黛。在酿制方法上,一些企业也会尝试一些比较时髦的手段,譬如多数酒庄会尝试采用混酿或者cuvée的方式,将谷底葡萄园和山坡葡萄园的酒液混合来预期一种意想不到的口味。

[回到索引]

奇迹葡萄酒 Cult Wine

与其说这是加州酒的奇迹,不如说它是某种“现象”,因此私底下相较于奇迹的葡萄酒,我更倾向用户叫他们“现象酒”。加州的奇迹葡萄酒的走红有时候就像LadyGaga的突然热门让人匪夷所思,这些酒整箱或者单瓶在拍卖会上的售价,往往会让葡萄酒收藏家,投资者和高度热心的消费者一不小心就创下新的记录。而炒作,期货意识,对于某些量产品牌的死忠用户,美国人的爱国心之外还有很多和葡萄酒品质不相关的因素都会共同综合作用在“现象酒”身上,影响最终的酒价。在美国的二级葡萄酒交易市场上,这些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至今被称为是加州奇迹酒的包括Araujo, Bond,BryantFamily,Caymus佳慕酒园,Colgin Cellas,Dalla Valle Maya,Dimond Creek钻石溪,DominusEstate, Dunn Howell Mountain, Grace Family, Harlan Estate, HundredAcre, Kistler, Marcassin, Screaming Eagle啸鹰庄, Shafer HillsideSelect莎佛山坡精选, Sine QuaNon和Sloan,而分析这种酒成为一瓶酒在拍卖会上身价大涨的砝码,除了产量小单一酒园和一些波尔多级别的近乎偏执的酿造手段这些符合奇迹就快速蹿红的特征之外,大多数的CultWine都是来自纳柏谷酒园的加本苏维翁品种葡萄酒。尽管在以理性主导的葡萄酒交易市场,个人认为这种“现象”的成因,更大程度上和美国人文化当中的“狂迷者”现象有一定联系。

[回到索引]

地理和气候

就像美国酒终究会在国际市场扬眉吐气一样,纳柏谷在全美的葡萄酒种植地的排位比拼当中最终会胜出,因为她齐聚了气候,地理和土质上的三大优势,在这项发现被经验证实之后,没有一家想酿出好酒的酒庄不会考虑纳柏谷,整个山谷由西南面的Mayacamas山脉和北面的Vaca山形成特殊的地形。在这两大山系当中还存在着更小的山谷地形。整个谷地从南部开始逐渐提升海拔高度,从南部的0米一直提升到北部圣海伦娜山脚下Calistoga地区的110米。区内Oakville和Rutherford产区位于纳柏谷中央的Rutherford阶地。南端的土质主要是保罗旧金山湾形成时所携带的泥沙沉积,而北端的山谷土质里却能找到大量火山岩浆和火山灰成分。在中部的Yountville的几座小山也同样证实了纳柏谷过去的火山历史。气候上由于地势地形的变化,和冬季风暴的影响,南部的山谷地区要更凉爽,而地势封闭的北部地区要暖和许多。由于冬季风暴将更多的湿气吹往往西面山丘的关系,东边要呈现出明显的干燥气候。

[回到索引]

纳柏谷次级产区解析

在同一产区地理和气候上的差异性是近年来当地乃至加州餐酒组织所标榜的纳柏谷在风土上呈现多样性的依据,为了在总体品质上向老世界的某些产区靠拢,纳柏谷的次级产区也被官方赋予不同的特质,虽然当地的酒商仍然惯常以将Napa产区印在酒标上来获得传统消费者的青睐,但是在一些Napa Valley出产的酒的酒标上,你已经能发现诸如Oakville,St.Helena,Rutherford这样的字样。在这些词汇尚未像Pauillac、Margaux(以上都是波尔多左岸的知名次级产区的名字)那么家喻户晓之前,我们不妨先预习一下已经成为或有潜力成为纳柏谷多样化优质葡萄酒产区的几个名词。

[回到索引]

Howell Mountain豪威尔山

豪威尔山产区出产具有特色的山坡葡萄园酒已经拥有多年的历史。产区的名字来自于第一个到这里定居的美国人IsaacHowell。尽管提倡禁酒的基督再临论信奉者居住的小镇Angwin就在附近,但这并没有影响HowellMountain成为纳柏谷最具影响力的产区之一。

这个产区除了让人感觉有点与世隔绝之外,Howell Moutain酒厂早在的历史并输给任何一家加州老牌酒厂,由于地处偏僻HowellMoutain酒厂出产的酒曾一度被戏称为“Ghost Wine幽灵酒”。HowellMountain的酒出产于阳光充沛的山地气候。很多葡萄园都在海拔1800英尺(500多米)以上的山坡上种植,山上的自然风光和便利的交通让这里成为很多旅客来到纳柏谷专门要拜访的地点。Howell Mountain酒厂出产的加本苏维翁因其丝滑的单宁而闻名。

HowellMountain地区的坡地土质是火山灰和粘质土壤的混合结构。由于大多数酒园都坐东朝西,因此葡萄享受到更多的午后阳光。这种好处在CabernetSauvignon身上体现的最充分。如果想尝遍纳柏谷最好的加本苏维翁好酒,Howell Mountain你一定不能漏掉。

国内买得到的Howell Moutain酒: Howell Mountain Vinyards

[回到索引]

Diamond Mountain钻石山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它和香港的钻石山街区肯定没有直接联系,它也不是因为盛产钻石而得名。钻石山拥有非常好的火山灰土质和向阳山坡,因此也具有出产可陈年优质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的能力,但是在DiamondMountain的酿酒者还必须通过合理的技巧和坚持不懈的精神来应付山坡的陡峭以及土地肥沃度不足的问题:本区的土质构成主要是古代火山灰,而很多矿物质成分已经流失殆尽,所以从土地肥沃度上来看,这个产区的表现令人担忧。因此在品种的选择方面,酿造者会因地制宜的选择小型厚皮的葡萄,从而造就了Diamond Mountain出产的CabernetSauvignon在口感上的独特性。除了Cabernet Sauvignon加本苏维翁之外,DiamondMountain的偏温暖的气候还适合于种植Merlot梅洛,Cabermet Franc加本弗朗,Malbec马尔贝克,PetitVerdot小维多以及Zinfandel仙粉黛。另外像Chardonnay和SauvignonBlanc等白葡萄也能在这个区域表现出优良的品质。

由于在土质上表现出来的独一无二性,这个地区也是很多美国酿酒圈子的先锋派落脚的地方,Diamond Creeek和Lokoya是两家曾经创造过“奇迹酒”的酒厂,如果需要拜访Diamond Mountain的酒厂,往往需要事先预约。

国内买得到的Diamond Mountain酒: Diamond Creek Vineyards, Schramsberg Vineyards, MarryValle

[回到索引]

Oakville奥克维尔

无论是在地位上还是还是在地理位置上,Oakville无疑是纳柏谷的中心,当这个名字正在向加州品质葡萄酒的意义靠近的时候,更多那里的厂牌愿意把它作为次级产区的描述放在葡萄酒标签上,5000英亩(20平方公里)的葡萄园似乎仍在扩大的趋势,随意的在这个区域驻足你就能找到一片让你平静下来的葡萄园景色,几乎每家在Oakville的酒庄都对公众开放,他们也非常明白自己对于纳柏谷形象的表率作用,因此一旦成为这些酒庄的客人,除了能享受到他们引以为傲的优质葡萄酒之外,就餐地的环境,能和美酒产生精确的化学效应的趣致美食,精心安排的酒庄历史陈列室和游览项目,甚至是年度音乐会,想要不偏爱奥克威尔都很难。

Oakville在每年总能拿出非常体面的CabernetSauvignon和Merlot佳作,顶尖的作品层出不穷同样造就了具有更广泛影响力的世界级葡萄酒厂牌,其中包括OpusOne,Screaming Eagle,Dalla Valle,Silver Oak Winery和RuddWinery,都是整个纳柏谷甚至加州的翘楚。Oakville和St.Helena一样,都拥有值得称道的葡萄酒酿造历史。你仍然能在此地找到地区最早的葡萄园ToKalon(希腊语为“最美丽”),他在1868年240英亩的土地购置在今天已经成为纳柏谷酿酒的历史见证,而现在这家葡萄园已经易手至RobertMondavi家族。早在1880年,Oakville已经俨然成为纳柏谷的中心,葡萄园的总面积已经达到400英亩,曾经一度是纳柏谷发展最迅速的葡萄酒产区之一。

几乎所有来自Oakville的葡萄酒作品都体现出了此地温暖气候的特质,Yountville山阻断了SanPablo湾从海面带来的雾气和海风。这个地方性小气候因素让葡萄得以更快的成熟,也个Oakville出产的葡萄酒带来了地域性口感特质。起初开在这里的几家酒厂显然是很好的利用了这种特质,让葡萄园的先天性的种植优势获得了全美的消费者对于Oakville出产的葡萄酒口感上的认同。除了有OpusOne那样的具有波尔多背景的大牌酒厂之外,Oakville还吸引了不少BoutiqueWinery“量产型精品小酒庄”的落脚,也孕育了Screaming Eagle那样的“一飞冲天奇迹”。

国内买得到的Oakville酒: Opus One, Robert Mondavi Winery, Cardinale Estate

[回到索引]

Rutherford卢瑟福

没有人会怀疑Rutherford在将国际消费者的关注吸引到Napa上做出的贡献可谓功不可没,尽管也许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些大牌都来自于Rutherford,但是你喝到的蜚声海外的厂牌中,多数都源自Rutherford的葡萄园。Rutherford的酒厂非常注重其品牌在国际上的名声,很多品醇客都愿意在为其在红葡萄酒上的创造买单。由于其温暖气候和[ 肥沃土质 ]让在这个区域时间波尔多风格的老方法成为可能,因此在这个区域的Cabernet Sauvignon,Merlot, Malbec和PetitVerdot上,你都有可能品尝到正统的波尔多风格。Rutherford的葡萄园从公路一直向山区延伸100多米,对于葡萄酒旅游者来说Rutherford众多的酒庄和餐馆加上便捷的交通让他成为纳柏谷葡萄酒旅游的目的地之一。

在风土方面Rutherford和他的邻居Oakville共享一部分土壤方面的特质,但是两个区域仍然具有不同的特征,Rutherford产区的葡萄享受更温暖的气候,因此在这个产区的加本苏维翁(赤霞珠)拥有更多的泥土特征,因此装瓶的窖藏时间也好,发挥其蕴含的潜力也好,都要比Oakville的Cabs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更适合久藏。这也是Rutherford更适合出产老世界酿造风格葡萄酒的理由之一。由于离纳柏谷谷壁比较接近的关系,Rutherford的土质更偏向于火山灰土质的肥沃特性,由于离纳柏谷谷壁比较接近的关系,Rutherford的土质更偏向于火山灰土质的肥沃特性,因此在复杂度的可塑性上Rutherford对酿酒者来说是一个能够提供极佳素材的地方。Thomas Rutherford在19世纪中叶开始开发Rutherford开创了属于纳柏谷中北部地区的高档酒历史,以他名字命名的这个产区在一百多年后也渐渐变成了加州的“左岸”。

国内买得到的Rutherford酒: Rutherford Hill Winery, Cakebread Cellars卡布瑞酒园,Caymus Vineyards佳慕酒园,Beaulieu Vineyards碧流庄。

[回到索引]

Stags Leap鹿跃

以这个产区的名字命名的葡萄酒庄为加州的Cabernet Sauvignon获得了第一个国际声誉,1976年,WarrenWiniarski领衔的StagsLeap获得了巴黎品酒会加本苏维翁组别的第一名,尽管在盲品的国际品酒会上胜出多少也有点撞运气的成分,但是在之后的二十年内鹿跃庄似乎为自己设下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但不管怎么说二十多年前的评奖确实让这个地区跃升为纳柏谷最具品质葡萄酒的出产地之一。

穿过Silverado Trail,不管你是往左看还是往右看,这里都是整个加州葡萄园中最好的景致,这条小路贯穿整个StagsLeap产区,西边的群山将San Pablo海湾的海风引入这个山谷,StagsLeap的加本苏维翁就是根据这样的气候状况,突出其在口感上的酸度特性,由于这个产区面西的山坡层出不穷,晒多了午后阳光的葡萄也能表现出更多的成熟度和单宁上的优越性,再加上火山土质特征明显,因此StagsLeap的加本苏维翁也被誉为“天鹅绒手套里的铁拳”,意思是虽然单宁给人的感觉很温婉醇厚,但是整个酒体和酸度给人带来的冲击感让人震撼。这个比喻也让StagsLeap的赤霞珠成为纳柏谷永远的流行,谁都想尝尝“天鹅绒手套里的铁拳”是什么滋味。由于在土质和气候上拥有酿造这种风格化加本苏维翁的特性,对于期待创新的酿造者来说,Stags Leap也是发挥自己独特想法的一块宝地。

国内买得到的Stags Leap酒: Shafer Vineyards, Stags Leap Wine Cellars。

[回到索引]

St. Helena圣海伦娜

除了葡萄产区之外,圣海伦娜镇还是纳柏谷中北部的的经济中心,在这个镇上你仍然能够找到很多70年代的特征,而在镇上停靠的Napa ValleyWine Train观光火车甚至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外观。CharlesKrug在创造第一家加州酒厂的时候就选中了这里,而现在,拥有6000居民的小镇仍然拥有最最齐全的葡萄酒相关产业设施和行业社区,同时圣海伦娜还是多家国际扬名的加州酒厂牌的所在地。

St. Helena的酒厂享受着相对更温暖的气候,就像最早的酒厂Charles Krug所坚持的一样,酿造加本苏维翁的酒厂都获得了市场和评论界的一致认同。在这款葡萄酒上有突出表现的有Beringer, Charles Krug和Vineyard 29。

加本苏维翁和仙粉黛都能充分的发展出当地阳光充沛气候的好处,这些酒相较于更凉爽的周边地区的出产,呈现出更饱满的酒体,产区所拿手的雄健酒质也被作为葡萄酒旅游者和当地酒庄餐馆品酒会的一个卖点,处于纳柏河入海口的位置让她的土质除了纳柏谷较为普遍的火山土壤特性之外也略带冲击土特征。

德国人独到的眼光开启了金州在19世纪的商业葡萄酒历史,在Charles Krug之后又有不少德裔移民希望在St. Helena继续延续他们的同胞在葡萄酒酿制上面的成功,这些葡萄酒企业中也包括后来被人们熟知的Berginer和Schrams。

国内买得到的St. Helena酒: Beringer贝灵哲, Joseph Phelps Vinyards约瑟夫菲尔普斯酒园,Merryvale Vineyards美利。

[回到索引]

更丰富的纳柏谷体验

如果你想亲临纳柏谷体验当地的风土和美食,最好还是事先周密的计划你的行程,因为来到纳柏谷,除了品尝探寻精品酒庄的佳酿了解葡萄酒酿造的历史之外,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由于葡萄酒产业的发达,当地的政府当然不会让慕名而来旅客在其他方面失望,而当地的旅游服务机构也能提供大到酒店预定,小到餐馆推荐的客房服务,除了酒庄之外你还可以到当地的艺术委员会参加一个为期一天的艺术家培训或者是在纳柏谷的老式列车上享受移动的酒园景致和具有美酒特色的餐车服务,你甚至还可以在上面安排婚礼。

即使无法抽身去到加州去彻底放松,你也大可以在上海的Napa Reserve体验一下纳柏谷的纯粹加州葡萄酒文化,由于大多是加州的精选酒,所以价格也不便宜,专业的品酒室和每周针对会员举行的品酒会也体现出了专业的风范。服务员对加州酒很有研究,问起的话总是胸有成竹的提出推荐的酒款。由于周围的居民老外偏多的关系,所以整个酒庄无论是装潢还是风格上都体现出十足的美国范。

Napa Reserve地址:

上海市威海路383号
近青海路,地铁2号线南京西路站3号口

[回到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