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金电视剧徐正曦3集:世故是运用废话的能力——《马桥词典》节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8/25 02:55:37

世故是运用废话的能力——《马桥词典》节选

 

   

    春天到了,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语言变化的季节。罗伯的一个远房侄儿来山里挑炭,已经走到罗伯门口,主人顺口说了一句:“茹饭了?” 

    “茹饭”就是吃饭,古人“茹毛饮血”就是在同一个意义上使用了“茹”字。见面问一问对方茹了没有,是马桥人的一种习惯,也就是一种嘴里的铺张浪费,一般来说,是一句不可当真的世故。 

    同样不可当真的回答应该是:“茹了。”——尤其是眼下的春天,在青黄不接家家吃浆之际,在多数人都饿得成天脚跟发软膝盖发凉之际。 

    没料到侄儿有点呆气,硬邦邦回了一句“没茹”,使罗伯一时手足无措,吃了一惊。他问:“真的没茹?”后生说:“真的没茹。”罗伯眨眨眼,“你这个人就是,茹了就是茹了,没茹就是没茹,到底茹了没有?”后生被逼出一脸苦相,“真的没茹啊。”罗伯有点生气,“我晓得你,从来不讲老实话。茹了说没茹,没茹呢说茹了,搞什么鬼!你要是真的没有茹,我就去煮,柴是现成的,米也是现成的,一把火就成了。要不到人家里借一碗也便当的很,你讲什么客气呢!”后生被这一番话说得晕头转向,不明白自己刚才客气在何处,很惭愧地冒出了汗珠,“我……我真的……”罗伯气势汹汹地说:“你呀你,都要收婆娘了,说句话还是琐琐碎碎,不别拖,不砍切,有什么不好说的?到了这里跟到了家一样。又不是外人。茹了就是茹了,没茹就是没茹。” 

    后生已无招架之功,被逼无奈,只好很不情愿地吞吞吐吐:“我……茹……” 

    罗伯激动地一拍大腿,“我晓得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还不是?你是诳我。我都快满花甲了,你在我面前还没有一句老实话。作孽啊。坐吧。” 

    他指了指门槛边的一张凳子。 

    侄儿低着头没敢坐,喝了一碗冷水,担着木炭走了。罗伯要他歇一阵再走,侄儿低声说再歇就晚了。 

    罗伯说你的草鞋烂了,去换一双。 

    侄儿说新草鞋打脚,不换了。 

    不久,侄儿过罗江时下河洗澡,不慎淹死。罗伯自己没有后代,与远方的一个兄弟共着这一线香火。大概是兄弟怕他伤心,怕他责怪,对他也瞒,只说是他侄儿招工到城里去了,走时太匆忙,来不及向他辞行。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罗伯还时不时笑眯眯提到他的侄儿。比人要找他借一根原木,他就说,木头要留给侄儿打床铺收婆娘的,如今侄儿是吃国家粮的了,城里样样都讲究洋式,他这张新床还得请街上的木匠来打。人家卖给他一只山鸡,他笑眯眯地说,这个好,他要把烧把烟子熏起来,留着等他侄儿来了再吃。 

    日子久了,耳风徐徐传遍马桥,人们都知道他的侄儿已经夭折,也不怀疑罗伯是否真正还蒙在鼓里。听到他提起他侄儿,忍不住朝他多看一眼。他似乎也从人们的目光里觉到了什么,有不易察觉的短瞬一顿,想做什么却突然忘了般的惶惶。 

    人们越是等待着他改口,他反而越有坚持下去的顽强,甚至不能容忍旁人把他的侄儿当做忌讳,小心地回避。看到人家的娃崽,他有时会突然主动冒出一句: 

    “有小不愁大。我那侄儿,看着看着他玩鸡屎,一眨眼不就当国家工人去了啊?”

    “是啊是啊……” 

    旁人含糊其辞。 

    罗伯要求很高,不能容忍这种含糊,必须进一步强调他的侄儿,“猪甥的,也没有看见他写个信来。你们说养崽有什么用?未必就真的那样忙?城里我不是没有去过,忙什么忙?一天到晚就是耍。” 

    旁人还是不会接话,偷偷地交换一下眼色而已。 

    他抹一把脸,“做好事,我也不要他回来看。看什么?有肉我一个人不晓得吃?有棉我一个人不晓得穿?” 

    他把侄儿谈够了,把伯父的架子摆够了,把伯父的幸福和烦恼体会够了,这才背着双手,低下头走向他的茅屋。他的背脊想必是难以承受人们太多怀疑的目光,一眨眼就驼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