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开发公司:张发财:我对历史没敬畏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9/19 00:31:56

 

张发财:我对历史没敬畏心 写历史为娱乐不求认同

2010-07-28 08:39:00 来源: 新京报张发财 本名陈芳茗,1977年生。平面设计师,历史爱好者,网络红人。现居南宁,著有《一个都不正经》。
张发财 我写历史只为娱乐,不求认同

微博流行,张发财也跟着成了网络红人。这个住在南宁的平面设计师,每天发布许多好玩的历史八卦,三五句话,引得无数粉丝竞折腰。几个月下来,张发财积攒了十几万字,现在印成书名曰《一个都不正经》。很多人坚信,张发财颠覆了传统的历史观,他的段子体叙述,让千百年前的人物从故纸堆中爬起来,抖落身上的尘土,与今人同乐。
欢乐的八卦,和忧郁的说书人
 张发财有点儿“轴”。 他刚出了本新书,全是一段一段短小精悍的历史八卦,起初发在微博上,追捧者甚众,就有出版商找上门来要给他出书。张发财心里没底,写着玩的东西当真能出书?他把整理出来的书稿拿给好朋友郭俊立看。郭俊立是个编剧,也爱钻研历史,顺手编出过《投名状》和《十月围城》,他让张发财心里有了底。本来张发财想用郭俊立的评价做新书的书名,结果出版社最后给改成了《一个都不正经》。

书出来自然要开展宣传活动,一向不爱见人的张发财被迫从南宁飞来北京。面对围观的数十名粉丝,张发财说自己极度紧张,“我有好几个证呢,身份证、忧郁症、自闭症……”为了克服这些毛病,必须喝酒。四罐啤酒下肚,话匣子打开,天花乱坠:

刘邦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结果儿子后来娶了女儿生的姑娘,也就是舅舅娶了亲外甥女,他姐也是他丈母娘,她弟也是她姑爷。再说刘邦,这爷爷是姑爷的亲爸,也是丈母娘她爹,还是儿媳妇的外公……乱死了没法说啦。
发明纸的不是蔡伦,他只是总结技术经验,最早的纸西汉之前就有了,主要原料是大麻———为什么说读书人快乐,原来如此。 曹操墓至今不知道真假,其实山东那边几年前就把曹植的坟给刨出来了,和史料记载完全吻合。挖出来几十块骨头,有人说把曹植的骨头和曹操墓里的一比对,真假立判。结果你猜曹植的骨头怎么着?丢了。

刘备就是个编草鞋的流氓,属于低级黑社会,曹操和孙权也都是黑社会,但是比刘备出身好,比如曹操是太监家过继的孩子,也算半个太子党。三国的关系最乱,打仗的全是亲戚。

岳飞是个农村小伙,和金兀术总共打过两仗,第一仗被老金打得满地找牙,后来有人说他弄了个先进武器叫钩镰枪,专破金兵的拐子马———也是胡扯,骑兵讲究快速反应,马这动物有的跑得快有的跑得慢,拴在一块儿就没法跑,你以为金将军傻啊?

上官婉儿喜欢武则天,武则天不喜欢她,武则天喜欢男人。确实是Gay的人有郑板桥和袁枚。

雍正是嗑药high死的,他给广西地方官员下过一个密诏,让人遍访毒品。死之前十几天,有二百斤黑铅送进宫,估计是给他炼丹。这人没什么意思,承上启下的皇帝。

这些令人吐血的八卦都是张发财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史料来路可疑,他也懒得跟人掰扯,在微博上挂出声明“本人八卦来源:《故事会》、《知音》、《家庭生活报》”。“我就算说了出处你会去查吗?你肯定不查,那我说了也没用。”他的八卦颠覆了很多人的历史观甚至人生观,于是总有人骂,张发财就每天花很多时间,耐心地把这些人拉进黑名单。“有次我刚要聊鲁迅,就有人骂,我说不信你查查去,他说我偏不查———碰上如此坚硬的傻逼你能怎么办?爱听不听。”张发财的微博本来附带很多脏话,出书时候统统删掉,这让他很不爽,自觉韵味全无,都不像自己写的了。

人们为什么爱张发财
他是纯种的东北汉子,可惜生就一副瘦削身板,没法在黑道混,19岁跟着女朋友跑到南宁,以做平面设计为业,终于找回灿烂的自尊。张发财出名还要感谢罗永浩开办的牛博网,在那里他结识了不少牛人,这些各界名人也以获得张发财设计的名片为荣。前两天欢迎张发财来京的饭局上,席开四大桌,京城文化名流到场五十多位,一直闹腾到半夜。其实张发财平时闲来无事,做最多的是给杜蕾斯和伟哥设计广告,业内管这种不请自来又没法采用的广告叫“飞机稿”。许多创意令网友们拍腿叫绝,有人问:“为什么选杜蕾斯?”张发财答:“因为它那个商标的图好修,我顺手就用了,其实别的安全套也一样。”再问:“这公司用过你的设计没?”张发财说:“没有。”然后骂骂咧咧,继续乐此不疲。 发掘历史八卦则是最近一年半载才起劲,因为朋友们爱聊国家大事,“民主、人权什么的,我哪懂啊,只能谈八卦。”有了微博,张发财如鱼得水,每天睡到下午5点起床看书,找到好玩的料就写了发上网。到凌晨时分出门喝酒,喝完呼呼大睡,这就是他的典型一天。
他自称没文化,中学时候跟人打架,被学校开除。“积累的战役太多了,我们学校是重点高中,不可能让我这种败类给抹黑,于是把我干掉。”因为没文化,所以无所畏惧,在他眼里,绝大多数历史人物都是坏蛋,不值得尊敬。“中国人有个毛病,人死为大,哪大啊?大家都是动物,每个动物都平等。几百年前的人估计认字还没我多呢,而且我会说英语。”张发财想了想自己掌握的英文单词,说:“摩托罗拉。”

张发财讲义气,这是朋友圈里的一致评价。郭俊立说:“我去南宁玩,发财什么都不干,天天陪着,顿顿请客。我不好意思了,说去桂林,告辞。发财说,你先走,我随后就到———然后他果然跑到桂林,继续请客。我说那我回北京了,他说哥你先走,我随后就到。然后真的又跟到北京来,接着请。”按照张发财对人类心理的分析,谁都希望看见别人比自己傻,这样才会快乐,所以有时候他愿意扮成一个傻瓜。他的书也是按照人品给历史人物归类:搞、牛、雷、衰、邪、装、囧、扯……“我最喜欢的人是明武宗朱厚照,他和我一样整天骂人,是天下第一大朋克,我太爱他了。”张发财说,朱厚照看上了一个寡妇,死活要娶她当皇后———这人多有爱啊,但是爱了两个月就换人了。

那你怎么看待爱情? “爱情这概念是人造的,但本质的激情是天给的,和动物一样。”张发财说这话的时候,从19岁爱到现在的女人就坐在他旁边,两人相视一笑。“你同意我的话不?同意就喝酒。”  

“我对历史没有敬畏心”
- 对话新京报:你研究历史八卦多长时间了?
张发财:从小就爱看这些玩意儿,但是之前没有平台给我写。微博满足了我这类人———所谓话痨的需求,思想火花闪一下,就可以记录下来。其实你看以前的草根博客里也有些人,喜欢一句话一段,那就是早期的微博。 新京报:你写的很多小八卦,其实完全可以展开很长的论述。
张发财:对啊,我也想写长点。上回我连着写了六条关于蒙汗药的事,一条一百多字,合起来就相当于一篇专栏了。底下有朋友就说,何必写微博呢,干脆开个专栏得了。 新京报:微博和专栏文章在你看来有什么区别?
张发财:没啥区别,区别只在于快感。 新京报:很多专栏写手时间久了会发现自己失去了写长文章的能力,你写微博多了有没有这种感觉?
张发财:我现在语感已经很差了,以前我是写小说的,真的,就是没发表过而已。关键是我现在觉得微博玩得过瘾,我就玩玩,又不靠这个赚钱。我也没有使命感,真没想那么太多。 新京报:可是这种历史八卦,要看多少书才能写一条出来?
张发财:我自己总结,平均看五千字能出一条。但是也不一定,我曾经花两天时间看了巨厚一本史书,一条都写不出来,那是真没劲啊,都太正经了。我就爱找旮旯里边的东西,历史本身就是扯淡。 新京报:那你翻史料,就是从扯淡的东西里再扯淡。
张发财:对啊,凭什么别人可以扯淡,我就不能再扯?再说都是我花钱买来的书,知识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全人类的,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解读,有什么不可以?我发布出来就为了大家娱乐一下,你不认同可以不看,关我屁事。我有权利理解这个世界。 新京报:为什么你能从貌似正经的历史中看出这么多荒诞的事情?
张发财:我没有敬畏心。那些历史人物只不过比我早出生几百年而已,不是我爹也不是我妈,连我祖宗也不是,有什么可尊重的? 新京报:如果让你穿越,你想回到哪个时代?
张发财:首先声明我绝对不想穿越,古代没有辣椒,辣椒是嘉庆年间才传入中国的。古代也没有啤酒,这两样东西都没有,我穿越有什么意思? 新京报:那你可以穿越到国外去。
张发财:我一句外语都不会,去了就是个死。话说回来,如果允许带着辣椒和啤酒穿越,我愿意回到晋朝。在魏晋时期我可以做个快乐的文人,喝酒、扯淡、耍酒疯,还能免费吸毒。那时候的文人很自由,多么过瘾。采写/本报记者 武云溥 人物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感谢王丫米的帮助  本文来源:新京报-----------------------------《一个都不正经》http://wenku.baidu.com/view/0929f48271fe910ef12df847.html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atalog.php?book=14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