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如今城市规划:杂说商纣王--tenghuang的blog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20/01/22 23:13:24
杂说商纣王 [ 2007-7-18 13:50:00 | By: 藤荒 ]  

杂说商纣王     藤荒
    但凡读过《史记》的,没有不知道商纣王的。不止于知道,后世的们无不在批判他,以之为戒,以之为鉴,有语“殷鉴不远”;或者在模仿他,或学习他。世界本无新事,世事轮回演义,在人性之中演义。
    纣王本名为辛,因为其被认为是暴虐之王,逃不过后人的谥号之束,谥:“纣王”,和“文王”,“武王”等形成鲜明的对比,与“厉王”、“桀王”同类。但是,一个古代的帝王也非一个谥号就可以说明白的,只能说他抓住了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人是善恶同体,商纣王也不例外。
    纣王是个天生做大王的人才。《史记》说:“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已之下。”放眼天下找不出一个人比他更厉害,更具天才的人来,更适合做好一个大王,其材可见,倚材傲人也是人之常情。有几人能做到不倚材傲人呢?从历史上看,要做好一个大王,及至后来的做好一个皇帝,没有才能是不行的,要有统治国家的才能,要有政治才能,除非做过守成皇帝,平安皇帝,就像有的老师教学生一样照本宣科,虽然不是一个好皇帝,但说不上是一个坏皇帝,也许他还没有资格做一个坏皇帝。但是,倚才傲人傲世的人,因为自己觉得天下人尽不如自己,所以,就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始终以为自己一贯永远正确,自己是恒正确,如果和别人有不同的意见,那定是别人错了。同时,别人,也很容易相信他,大家都知道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没有不正确的,也认为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惯正确,没有人能识其错,纠其错,他的权力必然达到极致,无人可以监督,无人能够监督,一个无约无束的大王。这样的大王注定身上有很多的毛病。
    随时傲人傲世就是一大毛病。
    《史记》说:“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绩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纣王可以说是史上最会享受的王或皇帝了吧?好酒淫乐的皇帝很多,但是他创造了“酒池肉林”,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即便有那也是他的徒弟而已。他爱一个女人是没有错的,他妲己也好,爱其它任何一个女人也好,都是应当的。在那个时候,女人也是没有地位的,或许说是男人的一个玩物,尤其是对于纣王这样的一个天才统治者来说。不但没有地位,甚至于稍不慎,小命休也。所以,女人必须发挥女人的天生丽姿,取悦男人,对于妲己来说就必须无条件的顾一切的取悦于纣王。所以,我认为后世人痛斥妲己,我认为是不对的,她也是那个时候的受害者,她也不过是为求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罢了。她和世界地位的连接缘于纣王,她必须抓住这个。无可非议,妲己身上有很多坏毛病,人们说得意不可忘形,失意不可忘形,真正做到是很难的。人都有劣根性,要命的劣根性。当然,纣王爱妲己没有错,但是唯妲己之言是从就错了,一个一贯以为自己绝对正确的人认为另一个的话也是永远正确的,永远值得去遵照执行。因为没有绝对正确,没有一贯正确,聪明如纣王也逃不过这一劫。为女人,为享乐,生活倒是万般好,千样乐,可是,这些都是要钱的。所以,做为一个大王,他并不是一个直接的劳动者,他的一切享受之资来源于人民,来源于人民的税收,只有重税。
    自然“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人都不是傻子,即便是人们怯弱,有理不敢声张,你加税就加吧,大不了我再辛苦一点,多产出一点,对于诸侯而言,不过是我向下面再多加税,再多收一点,羊毛出在羊身上而已。但是,久而久之,百姓不会干了,必然会言辞示意,行为达意,人到了实在生活不下去的时候,都会这样做了。“死则死矣”。
    但是,纣王是个天才的统治者,对于这些不会害怕的。他自有妙法。“於于纣乃重辟,有炮烙之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看当时那些有才有德的人,如西伯,被囚,只好贿赂大王得以逃归;王子比干谏,被剖心;箕子只好装疯卖傻被纣王囚而活命。终然,你西伯,比干,箕子有德有才,有天大的本事,对于权无监督的纣王来说,你无法把它怎么样,你不能弹劾他,无法罢免他,你没有这个权力,他还是永远正确,撼山易,撼纣王难。
    “纣王”不止中国历史上有,世界各国历史上都是有的。
     后世人们批判,以他为鉴的统治者大有。如贞观之治的唐太宗,他就能克服人性的弱点,帝王的弱点,敢于善于纳谏言,虽然有时候是很痛苦的,如此他才成就了贞观盛世。
    后世学纣王的也不在少数,搞享乐主义,淫乐主义。《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就是一例。皇帝中杨广便是一例。杨广也是个天才的皇帝,很有能耐,也一心想匡治天下,可是这个人能伸不能屈,是个完美主义者,要么全部,要么全无,西征高丽失败后,就由一个天才的统治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享乐主义者,成了纣王的后来人。可见纣王对后世影响之深远,其实也是人性之相通。
    纣王是个“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人,天才并不一定能得善终,得看他的天才怎么用了。当然,如果纣王虽然是天才的统治者,但是,尚有人可以运用权力监督他,约束他,他的结果又是会是怎么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