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指北针62式与80式:重庆造假状元何川洋原谅父亲:他因爱我犯错(重庆晨报 2009-7-9)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9/19 00:26:23
重庆造假状元何川洋原谅父亲:他因爱我犯错http://news.QQ.com  2009年07月09日04:35   四川新闻网  姜鹏  我要评论(19257)  

夜幕下,何川洋和他母亲只留给记者背影。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最新报道:

重庆高考造假状元:希望考生以我为鉴

重庆造假文科状元何川洋未决定是否复读

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重庆巫山报道 □晨报实习生 刘康亮

“人生本来就充满挫折,只不过,我17岁就碰上了。 ”挺了挺胸,何川洋用轻描淡写回应外界对这位高考状元命运的担忧。听到这句话,何川洋的母亲卢琳琼疲惫的脸上闪过一丝欣慰,转瞬又陷入了不安:“但,儿子的一生就这么被改变了。 ”

 

这次高考就像一辆过山车,重庆考生何川洋在获得“状元”至高荣誉的同时,又被狠狠地抛入落魄深渊。这一切,只因为父亲何业大迷失方向的爱。

3年前,何业大将何川洋的民族成分更改为土家族,以便让儿子高考享受20分优惠。作为重庆31名考生违规更改民族成分的“加分门”事件的主角,状元何川洋为父亲的错误承担了最为严厉的处罚。在质疑声中,北大、港大相继弃他而去,在巫山县身居要职的父母被撤职、停职,美好前景毁于一旦。

7日夜晚,何川洋在母亲卢琳琼的陪伴下接受晨报独家专访。 “当媒体(为处罚决定)欢呼雀跃的时候,有谁关心过这个17岁孩子的不眠之夜?”卢琳琼的目光停留在有些瘦弱的儿子身上,眼神充满了无限的爱怜,接连抛出几个反问。 “这个责任,应该他(何川洋)来承担吗? ”

[面对父亲造假]

“父亲的错是出于对我的爱,我原谅他”

直到7日晚11时,何川洋才在母亲卢琳琼的陪伴下按响了记者住处的门铃。约定的见面时间应卢琳琼的要求不断拖延,她解释说,外面总有无数双火辣辣的眼睛,让人难受。

打开门,晨报记者看到一张稚嫩的脸庞。“哥哥好。”何川洋主动递上问候,挤出一个微笑,尽管看上去有些消瘦,但何川洋的精神状态不错。蓝色T恤、七分裤、黑色耐克鞋,一副清爽的打扮。

1991年,何川洋出生在巫山县官阳镇,父亲何业大、母亲卢琳琼当时都是乡镇干部,从童年开始,何川洋就展现出聪慧的头脑,学习成绩让父母长辈充满了期待。

2006年,何川洋以全县第四名的中考成绩考入南开中学。进入这所由教育家张伯苓创办的重庆名校,通常被理解为离大学仅有一步之遥。为了确保儿子能荣登名校,何业大开始着手办理更改何川洋民族成分一事,以便高考时获得20分加分。虽然明知这是个错误,但面对20分的巨大诱惑,在招生办工作的何业大决定为儿子铤而走险,不想却为何川洋3年后的高考埋下了苦果。

对于父亲因爱而错,何川洋扶了扶黑框眼镜,略带感慨地说:“父亲的确错了,但这是出于对我的爱,我原谅他。”说这番话时,何川洋镇定自若,不带一丝羞涩。

在何业大替儿子更改民族成分过程中,何川洋知情与否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有助于厘清何川洋究竟应该为民族成分造假承担何种责任。

与晨报记者面对面,何川洋坦言,自己并不知情,语气笃定而坚决:“我一直被蒙在鼓里,父亲告诉我真相时,我不敢相信。”

卢琳琼也佐证了这一点,为了不让儿子因为享受加分而有所懈怠,夫妻两人从未对何川洋提及更改民族成分的事情。直到重庆方面对此进行调查,夫妻俩才对何川洋说出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面对无缘高校]

“我已付出了代价,请以我为鉴”

如果不是一封群众举报信,重庆愈演愈烈的违规更改民族成分骗取加分事件或许仍将持续下去,而何川洋也许会将冷门进行到底。

6月9日,有群众举报巴蜀中学多名学生以民族聚居地少数民族考生身份报名,骗取20分加分,由此拉开了重庆加分门调查的序幕。随后,重庆市查实,确有31名违规更改户籍获取加分资格的考生,按照相关规定取消他们的优惠加分,但未公布详细名单。

6月24日,随着重庆高考成绩张榜,原本已经沉寂的加分门事件再次引人关注。何川洋以总分659成为重庆“文科状元”。此前,他甚至从未进入过年级前10名。然而,这匹黑马在媒体正要热烈报道他的时候,却失踪了。没多久,便有网友报料称,何川洋是因为民族成分造假被查,所以不敢面对媒体,而何川洋的父亲何业大还是巫山县招生办主任。

在媒体的追问下,何业大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表示愿意接受上级的任何处罚。6月29日,巫山县委免去何业大职务,对身为组织部副部长的卢林琼也予以停职反省。

何业大和卢琳琼为错误承担了责任,但坏消息仍接踵而来。7月2日凌晨,之前与何川洋签订预录协议的北京大学招办主任刘明利发过来一条短信息,称北大决定放弃录取何川洋。同一天,香港大学与何川洋的缘分也画上了终止符。那一夜,何川洋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彻夜痛哭。

何川洋只填报了北京大学一个志愿,北大和港大的相继放弃意味着他走到了本次高考的尽头。在重庆31名违规考生中,何川洋成为出局第一人。“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一家人被逼到了绝境。”卢琳琼无力的手臂指指窗外,诉说全家人当时的心情。“不过,生活还要继续。”何川洋的性格偏内向,多数时间是卢琳琼和记者交流,何川洋在一旁话语不多,这是他为数不多地插话道。“最苦的,还是娃儿。”卢琳琼叹了口气,停顿了片刻,眼泪夺眶而出。“父母的责任应该父母来承担,不能以影响孩子一生作为代价。”

与母亲相比,何川洋显得异常平静。“我已经付出了代价,希望今后的考生以我为鉴吧。”何川洋淡淡地说。

[面对今后]“没通知书,状元的成色也不会黯淡”

7日晚7时,采访尚未开始,卢琳琼发来一则短信息,“重庆招办已经取消违规考生录取资格,(儿子求学一事)已不可能有转机。”此前,卢琳琼尚留最后一丝希望,盼望能有高校录取这个落魄的高考状元。

一切皆无可能之后,卢琳琼反而平静了许多。对于何川洋今后的打算,卢琳琼还未来得及作设想,“索性放下来,好好平静一下,再考虑今后的路吧”。

这时,卢琳琼鼓励何川洋说:“儿子,我对你很有信心,659的分数可是实实在在考出来的。”何川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卢琳琼留给记者对何川洋采访的时间非常短,大多数时间里,内向的何川洋只是静静地聆听。卢琳琼提醒何川洋和记者多交流几句,然后回家。“发生这么多事情,你用一句古诗词来描述下感受吧?你不是诗词信手拈来吗?”说到这里,卢琳琼唯一一次笑了。

何川洋低头思考了几秒钟,抑扬顿挫地念诵:“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接着,他解释说,在这段艰难的时间里,自己看到了来自天涯海角的祝福,让他感受到了人间的暖暖真情。

对于记者拍照的请求,何川洋双眼一直盯着母亲,一言不发地等待母亲的决定,卢琳琼则婉言拒绝,竭力呵护着儿子。

走出房门口,卢琳琼提醒何川洋,“和哥哥握手再见”。握着何川洋伸出的右手,眼前这位高考状元竟面临着无书可读的命运,记者送上祝福。“高考状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谢谢。”卢琳琼示意记者留步。在房门即将关上的一刹那,何川洋回过头来对记者说:“放心吧,没有了通知书,状元的成色也不会黯淡。”

[律师观点]

造假加分家长可能涉嫌违法

31名违规更改民族成分的考生的录取资格被取消,考生家长给予党内警告等处分,为保护未成年人,重庆不再对外公布31名考生名单。同时,重庆市招办欢迎社会各界继续监督和举报民族成分造假加分问题。对这样的结果,众多网民依然表示调查不深刻,要求公布31名造假学生家长信息。而当地律师则表示这些造假加分的家长可能涉嫌违法。

昨日下午,记者就调查结果电话采访了重庆当地律师倪世钧。“我对处理结果本身很满意,但这样的结果不深刻。”倪律师略带遗憾地说。倪世钧告诉记者,令他满意的是对31名考生家长组织纪律的处分。但作为一名普通公民,他还怀疑这些被处分的家长是否还构成法律上的犯罪。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80条规定,对伪造、变造居民身分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重庆招办公布信息不全,倪世钧表示目前无法确定造假家长是否构成此类犯罪。他称,若有的家长行为构成犯罪,将和“罗彩霞案”中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一样,受到法律的相应制裁。他建议公众继续关注此事,搜寻更多的事实信息。

6日下午,一直关注此事的他,曾向重庆招办快递了一分《关于公开重庆31名民族成分造假考生信息的申请书》,要求重庆招办公开造假考生名单。

倪世钧还称,如果重庆市招办继续拒绝公布,他将到法院提起公益诉讼。

对重庆招办向社会发出继续监督和举报的邀请,法学学者王琳称重庆招办没有诚意。他在自己的评论中写道:注意到重庆市招办还表示,欢迎社会各界继续监督重庆市高考招生少数民族加分问题。而没有名单,不知哪些造假考生已处理,哪些还未处理,暗箱处理之下“欢迎监督”与“欢迎举报”未免缺了些诚意。

事件回顾:

北大弃录重庆造假状元 校方希考生做诚信之人

港大拒录重庆造假状元 主因是面试英语未达标

细节:

重庆文科状元遭北大弃录续:自锁屋内整夜痛哭

名博观察:

周泽:重庆高招办拒绝公布名单双重违法

刘长锋:拒绝公布,保护学生还是保护领导?

张军昱:都来保护未成年,谁来保护何川洋

陈方: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名义纵容腐败?

http://news.qq.com/a/20090709/000694.htm#apps_svy_mood{width:520px;text-align:center;}#apps_svy_mood .apps_svy_mood{width:509px;margin:10px auto;padding:0px}#apps_svy_mood ul{margin:0px;padding:0px}#apps_svy_mood .mood{width:50px;height:50px;margin:0 auto}#apps_svy_mood li{width:63px;float:left;text-align:center;list-style:none;position:relative}#apps_svy_mood .mood_result{width:50px;height:auto;margin:0 auto;padding:0px}#apps_svy_mood .mood_result .ft{padding:0px;position:relative;margin-bottom:0px;left:1px;*left:0px;_left:0px;color:#000000; font-size:12px}#apps_svy_mood .mood_result .ft_b{padding:0px;position:relative;margin-bottom:0px;left:1px;*left:0px;_left:0pxcolor:#EE0000; font-size:12px;font-weight: bold}#apps_svy_mood .mood_result .bar{width:10px;height:52px;border:1px solid #DADADA;padding:0px;background:#fff;position:relative;margin-bottom:5px;left:20px;*left:0px;_left:0px}#apps_svy_mood .mood_result .bar .bg{margin:0px;padding:1px;height:0;background:url(http://mat1.gtimg.com/www/apps/images/bg.gif) repeat;width:8px;position:absolute;left:0px;bottom:0px;line-height:0px;font-size:0px}#apps_svy_mood .mood_nopd{width:50px;height:50px;margin:0 auto;background:url(http://mat1.gtimg.com/www/apps/images/show1.gif) no-repeat}#apps_svy_mood .mood1_nop{background-position:-6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2_nop{background-position:-68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3_nop{background-position:-130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4_nop{background-position:-194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5_nop{background-position:-257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6_nop{background-position:-321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7_nop{background-position:-382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8_nop{background-position:-444px -202px}#apps_svy_mood .mood_opd{width:50px;height:50px;margin:0 auto;background:url(http://mat1.gtimg.com/www/apps/images/show1.gif) no-repeat;cursor:default}#apps_svy_mood .mood1_op{background-position:-6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2_op{background-position:-68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3_op{background-position:-130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4_op{background-position:-194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5_op{background-position:-257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6_op{background-position:-321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7_op{background-position:-382px -146px}#apps_svy_mood .mood8_op{background-position:-444px -146px}#apps_svy_mood a{width:50px;height:50px;display:block;margin:0 auto}#apps_svy_mood a.moodd{background:url(http://mat1.gtimg.com/www/apps/images/show1.gif) no-repeat}#apps_svy_mood a.mood1{background-position:-6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1{background-position:-6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2{background-position:-68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2{background-position:-68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3{background-position:-130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3{background-position:-130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4{background-position:-194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4{background-position:-194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5{background-position:-257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5{background-position:-257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6{background-position:-321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6{background-position:-321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7{background-position:-382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7{background-position:-382px -146px}#apps_svy_mood a.mood8{background-position:-444px -202px}#apps_svy_mood a:hover.mood8{background-position:-444px -146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