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平板电脑:Twitter被推上“革命之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9/19 00:29:40
Twitter被推上“革命之路”?
邵乐韵


成立3年未满,Twitter已蹿升为仅次于Facebook和MySpace的第三大社交网站图·CFP
政治改革常常与通讯工具有着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在21世纪显得尤为明显。
撰稿·邵乐韵(记者)
Twitter当初只想做个社交网站,如今却被推上“革命之路”。
成立3年未满,Twitter已蹿升为仅次于Facebook和MySpace的第三大社交网站。上限140字符的微型博客服务器,却因动辄万人的号召力而被“政治”看重。它在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显山露水,今年又成为伊朗总统大选中的“发声器”;5月初,白宫开通Twitter官方账户,邀请国民了解政府信息,5月末,连朝鲜中央通讯社也以KCNA为用户名登录Twitter,发出来自朝鲜的声音。
政治改革常常与通讯工具有着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在21世纪显得尤为明显,例如手机和短信就被认为在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过去说Twitter引发“革命”,可能只是指这个新兴媒体改变了公众日常生活的方式;现在再说“Twitter革命”,可就要谈到政治领域了。
从摩尔多瓦到伊朗
这两个国家,一个在欧洲东部,一个在亚洲西南部。4月5日,摩尔多瓦举行了四年一度的议会选举。6月12日,伊朗开始第10届总统选举。
议会选举中,摩尔多瓦共产党取得50%的选票,观察员认为选举公平,但反对派对结果不满;伊朗总统选举中,内贾德以压倒性胜利连任伊朗总统,穆萨维等改革派则坚称选举存在舞弊。
两个国家的政治换届选举,看似没有关联,最后却都以街头抗议示威的方式表达了民意的分歧。“巧合”的是,在这两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中,Twitter都是主要的召集平台。
起先,摩尔多瓦Hydepark、ThinkMoldova等几个NGO组织通过Twitter号召年轻人发起和平抗议。在4月7日和8日的Twitter热门话题里,带有“#pman”标签的格外受关注(pman代表Piata Marii Adunari Nationale,罗马尼亚语,指抗议地点、摩尔多瓦首都最大的广场“大国民议会广场”)。经过手机和互联网的酝酿和发酵,摩尔多瓦首都最终出现万人围堵总统府和议会大厦的场面。
在抗议者和防暴警察的对峙中,抗议升级为暴力骚乱。为了控制局势,摩尔多瓦关闭了电视台,但有Twitter用户写道:“虽然摩尔多瓦的电视台已经关闭,但我们有万能的互联网,让我们用它来和平传达自由吧!”有一些公司职员抱怨公司不准他们参加抗议活动,他们只能发一些简单信息来要求自由和政府的更迭,并表达对抗议活动暴力转化的失望。
抗议组织者通过Twitter策划活动,政府官员也追着看Twitter,以求掌握事态最新发展。
与乌克兰“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玫瑰革命”等命名不同,摩尔瓦多的这场骚乱被媒体冠以“Twitter革命”,不仅反映出因国家经济衰退而产生的内部分裂,更直接体现了新媒体在政治活动中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在伊朗大选中,Twitter管理层再次意识到了这种力量的强大。
6月15日晚,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Twitter宣布把全球各站点系统维护开始时间延迟至美东时间16日下午5时(伊朗17日凌晨)。此前美国国务院官员贾里德·科恩给该网站发邮件说:“伊朗正处在决定性时刻,Twitter显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你们可以让它继续工作吗?”于此同时,Twitter上收到留言:“民主需要Twitter,Twitter不要让伊朗人保持沉默”,“升级可以等待,但伊朗不能等待”……
因为维护时间得到延缓,16日下午3时半,伊朗用户还能发送消息:“昨夜睡在街上。城里大部分地方网络都断了。”
这两天,Twitter的热门词条里,“Iran”(伊朗)和“iranelection”(伊朗选举)总是高居榜首。由于伊朗16日起全面禁止外国记者上街报道示威活动,并且实施网络管制,Twitter就成为了伊朗用户向外传递消息、外国记者了解情况的重要渠道。
但是《商业周刊》在6月17日网上刊文指出,目前Twitter在伊朗的所用尚算不上是“革命”,因为它不是靠单力发动伊朗抗议的,实际上,很多组织活动依然通过手机短信和口头传信等传统方式实现。加上Twitter尚没有波斯语界面,所以伊朗国内真正使用Twitter的人还只是很小一部分。据多伦多一家社会媒体研究机构Sysomos调查称,只有8600个Twitter使用者的域名显示他们来自伊朗。
Twitter的短板
Twitter可以使用互联网和SMS两种网络,使其更加灵活机动,而不易受网站屏蔽的限制,在许多重大突发事件的消息发布中出尽风头,国际传媒有时候也确实能够通过基层新闻源了解到它们无法深入的地区的事态发展。但是,《市场观察》的科技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指出,作为新闻源,Twitter存在“不够专业全面”、“容易制造虚假新闻”等短板。
“公民新闻”理念让人觉得“人人皆可写博客”,“人人皆可成记者”,可是信息发布门槛的降低往往给新闻真实性打上问号——不是不够全面,就是有欠客观。更值得注意的是,Twitter很容易受到操纵,创建虚假账户混淆使用者的视听。电子杂志《石板书》的一位专栏作家就举例说,Twitter上曾发出过穆萨维被软禁的假信息。
Twitter对信息发布字数的限制,决定了人们对某一事件要么只是陈述现状,要么就发表一句话评论,很难将两者全面地结合起来。而且,Twitter的使用人群也决定了信息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给外界。
美国私营情报预测机构“Stratfor”的分析师Reva Bhalla说:“(看了Twitter)你会觉得内贾德很不受欢迎,而穆萨维具有广泛的群众支持基础,但是我们没有具体的数据来证明。事实上,内贾德有很多支持者,可是他们没有智能手机。(穆萨维)一边的信息就被放大了。”
在Twitter被一部分人视为“民主出口”的同时,也有人怀疑在此次伊朗选举争端中,美国借机插足伊朗内政。
Twitter创始人之一艾萨克·斯通在博客上声明,网站临时调整系统维护时间并非应美国国务院的要求,是“由于伊朗发生的事件与Twitter这家重要性不断增强的交流与信息网站直接相关”,所以“让Twitter在这一全球高度关注的事件发生期间保持正常服务”。《华盛顿邮报》也援引一白宫官员的话报道,国务院并没有“指示”Twitter延迟。可是这番表白,还是让人觉得有“此地无银”之嫌。
然而不管Twitter存在什么缺憾,有一点是被证明了的:不稳定因素不是靠简单实施信息垄断和封锁就能消除的。
外交新箭
今年,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领导下,美国国务院全面拥抱新媒体,将前总统小布什执政时期的国务院网站升级改版,利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Flickr等网络平台宣传美国外交政策,重塑白宫形象。《纽约时报》把这一革新举动称为希拉里的“E外交”。
《纽约时报》认为,美国国务院与Twitter之间这段插曲显示,奥巴马政府把社交网站视为“外交箭袋中的一支新箭”。而不久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更是把Twitter等社交媒体称作美国的“巨大战略资产”。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鼓励这些新媒体平台进入其他国家发挥作用。4月,Twitter创始人之一杰克·多尔西跟随美国国务院代表团访问伊拉克,他希望把这个微博客服务带给伊拉克政府和民间团体,并帮助把伊拉克的好消息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同行的还有Google、AT&T、YouTube等公司高管。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罗伯特·伍德阐明了此行目的:在访伊期间,他们提供概念输入和创意,告诉人们如何通过新技术提高当地政府执政能力,增强政府透明和可信度,推动反腐工作,促进课堂批判思维,壮大民间团体,并通过提供网络构建工具让当地机构和个人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