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帆布腰带:中国是谁的天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9/19 00:24:57

中国是谁的天堂?

巴山老狼

 

翻开中国的报纸,听听中国的广播,打开中国的电视,我们在任何时候看到的形势都是一片大好,所有的舆论与媒体把我们的中国描绘成了人间的 “ 天堂 ” 。究竟是 什么人的天堂?老狼问了几个大科学家,他们没有一个说得出来。就是那个有名的世界科学院的院长伟廉 • 张姆死也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也许这是一个世 界上有名的 “ 老大难 ” 问题了。其难度系数相当于陈景润先生一辈子都没研究出来的 “ 一加一 ” 。老狼天性爱钻牛角尖,无事时就爱搞点 “ 科研 ” ,于十年前开始对 这一社会科学界的 “ 超难题 ” 进行 “ 研究 ” 。经过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的 “ 艰苦奋斗 ” ,终于搞出了一点眉目。现论坛一角,把这个 “ 科研成果 ” 向大家展示 一、二。各位网友若认为老狼说得有理,那么今年美国皇家科学院评 “ 罗伯儿 ” 奖的时候,不要忘了给老狼投一票。若说得没理,只当老狼吃酒后说的一堆胡话,他 日老狼掉在 “ 井 ” 里,别扔一大堆石头就行。

 

一、中国是大大小小官员们的天堂。

 

中国官员实行 “ 垂直领导 ” ,每个官员上面只有一个 “ 垂直领导 ” ,他的生杀大权也在这个 “ 垂直领导 ” 手中。只要把这个 “ 垂直领导 ” 搞掂了,就万事大吉了。同 时他下面有 N 个属于他的 “ 垂直被领导 ” 。他又掌握了这些 “ 垂直被领导 ” 的生杀大权,这 “ 垂直被领导 ” 们又得来搞掂他!他就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 土皇 帝 ” ,他的辖区就是他的 “ 一亩三分自留地 ” ,他就可以象玩魔术一般在他的 “ 一亩三分自留地 ” 里变出许多的银子来。他自己有个 “ 纪律检查委员会 ” ,每时每刻 地在证明他的 “ 廉洁 ” ,他有提拔他的 “ 垂直领导 ” 在随时为他说好话,证明他的 “ 廉洁 ” 。不但自己可以捞个够,自己的老婆、儿子、女儿也可以在这 “ 一亩三分 自留地 ” 里尽情地捞。当他感到这 “ 一亩三分自留地 ” 不能施展他的盖世才华时,只消把自己 “ 一亩三分自留地 ” 里的收成送十分之一给那个 “ 垂直领导 ” ,就有可 能分到 “ 二亩六分自留地 ” ,他这个 “ 土皇帝 ” 的生意就可以做大。如果在自己的 “ 一亩三分自留地 ” 里捞足了美元,还可以举家逃出国去,做个肥得流油的 “ 寓 公 ” 。偶尔有廉政风暴刮起时, 99.99999% 的官员们再贪多少都没事。一个贪官捞钱后被 “ 双规 ” 的概率,相当于老狼买体彩中大奖的概率,也就是一千万 分之一。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只要象老狼一样没有中大奖的 “ 狗屎运 ” ,就放心大胆地捞吧!

 

老狼建议:真正实现 “ 人民当家作主 ” ,各级政府官员让公民们 “ 任命 ” ,同时 “ 人代会 ” 对其当政时期进行方方面面的监督。

 

二、中国是国企老总们的天堂

 

中国的国营企业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经历了几次 “ 重大的改革 ” ,这每一次 “ 重大的改革 ” ,都给国营企业的老总们提供了一次 “ 重大的发财机会 ” ,只苦了国企员工们。现在的国营企业没有政府部门的监管。国企老总们就是这个企业的 “ 皇帝 ” ,他想怎么捞谁也管不着。当初为争国企老总的纱帽,向主管部门的官员们送了 银子,现在当然可以捞个够,且出了事,主管部门的官员还得千方百计为他开脱。就算是把国企 “ 捞 ” 垮了,只要上下一打点,包管没事!最近的审计风暴对中小国 企没有多大的冲击,老狼身在国企,对这次所谓的国企 “ 审计风暴 ” 有了新的认识:审计人员很容易被人 “ 搞掂 ” 滴!中央部委和大型国企的审计因有李金华这老头 子坐镇,据说很严,且查出了巨额的经济问题,可公布的审计结果中的几十亿资金问题也没见到一个字的下文,老狼估计这结果多半又是弥勒佛祖那句话: “ 天下事 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 。

 

老狼建议:立法,让国企老总的选拔和国企的经营过程置于全体职工的监督之下!

 

三、中国是大学校长和教授们,不!是一群寄生虫的天堂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搞起了教育产业化后。这上大学的费用疯涨!学生家长们的血汗钱轻轻松松地就进了大学校长和教授们的腰包。现实的情况是:城里人要供一 个大学生,祖宗三代人的积蓄非整光不可;那农村人已是不敢上大学,再聪明的脑袋瓜,只有窝在家里修地球。入学费用疯涨,大学的校长、教授、讲师们的银子收 入是成几十倍的疯涨。这些钱都是学生家长们几十年的血汗钱!当年与工人们相差无几的收入现在有了至少二十至五十倍(农民工一年的收入一般只有五千,而大学 的教授们至少是二十五万左右)的差距。但是他们的付出远没有工人们的二十倍。国家提高大学教师们的待遇老狼也理解,可为什么要让学生的家长们来为此买单! 这巨额收费是如何支出?为什么不该置于学生和家长们的监督之下?据说美国大学教授,其收入也不过是一般工人的几倍至十倍不得了啦!其实照老狼的看法,只要 不是搞科研,一个照本宣科的教书匠,在中国现在的经济条件下,年收入是老狼的五倍,也就是五万元就千值万值,最多十万元就顶破天啦!

 

老狼建议:大学学费在现有收费标准的基础上减三分之二,(每学期约收一千七百元左右,这相当于于现在印度大学收费的十倍)大学校长和教授们的收入减二分之 一(每月一万元,这相当老狼工资的十倍、农民工的二十五倍)同时对每所大学费用收支情况进行严格审计,每年国家拨钱多少?收学费多少?如何开支?被贪污了 多少?全部公开出来。

 

四、中国是医院院长和医生们,不!是骗子们的天堂

 

现在中国的老百姓,一旦生病上医院,那就只有 “ 任他溜溜地宰 ” 。你本来没病,医生对你说: “ 有天大的老毛病 ” ;本来是个小病,他说: “ 这病两天就能要你的 命 ” ;本来花一百元就看得好的病,不宰上三千元,你就出不了医院的大门!病人又不懂医术,他说你该做什么检查你就得乖乖地把钱送给他。一年前,老狼的朋友 一句玩笑: “ 你脖子上好像长了一个疙瘩 ” ,老狼心中一惊,背着家人悄悄到医院去了一趟,这一去不打紧,那个医生把这个 “ 疙瘩 ” 说得个 “ 天花乱坠 ” ,把老狼 吓了个半死!这医生又趁老狼面青白黑之时,给我指点迷津:查血、做 B 超、切片化验、做心电图,忙得老狼不亦 “ 悲 ” 乎!做了检查又说要打什么吊针(输液), 老狼又乖乖地把屁股送到他的针眼里去 “ 吊 ” 了二个小时,三个半小时折腾下来,老狼六百元钱(也就是大半个月的工资)进了医院的金银罐。走时医生专门嘱咐 我:要坚持打五天的吊针,每一 “ 吊 ” 二百五十元,这是一个疗程。过了这个疗程再来作个进一步的检查,看下一步怎么办。老狼回到家中越想越怕,又心痛银子, 经过一夜激烈的 “ 思想斗争 ” ,最后横下一条心:五十岁的人啦,也算高寿,舍命不舍财!阎王爷有请就去,白大褂要钱不给!捂紧钱代子,攒几两银子给儿子今后 上大学!此后老狼随时留意着这个 “ 疙瘩 ” 。令人欣慰的是一年过去了,这 “ 疙瘩 ” 居然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老狼现在才发觉这个哑巴亏吃大啦!银子被骗 不说,还杀死了老狼无数脑细胞!老狼现在是把那个医生恨之入骨:若他小子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遇见老狼,老狼先给他一闷棍,杀死一亿个脑细胞后,再连本带利抢 八百块钱回来!

 

老狼建议:学习俄罗斯医疗改革的成功经验,除药品外,其它检查、手术、不收费!住院只收床位费。

 

五、中国是中、小学校长和老师们,不!是绑匪们的天堂

 

中国的中、小学校是个什么,老狼真不好给他定性。说得不好听,与强盗窝没区别!学生一进了中、小学的校门,就成了一个人质,校长和老师今天说,交两百元钱 来,那么就乖乖地送去吧,不但要送去,还得把一张笑脸一齐送去,否则看他怎样对待你的孩子!可以说百分之百的家长对学校喊交钱,是百分之百地不愿意,但又 是百分之百地一个屁都不敢放,怕老师有意借故伤害自己孩子的幼小心灵!这老师和校长们就象绑匪索要赎金一样,公开地把学生家长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古人 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校长和老师们表面上看个个象君子,实际上与绑匪没有什么区别!

 

老狼建议:立法,义务教育阶段,严禁中、小学向学生家长收一分钱!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承担义务教育期间的所有费用。

 

六、中国是外国资本家和私营老板们的天堂

 

中国现在每年吸引的外资据说是世界第一。这外国人真他娘的精明呢,中国现在政治体制没与世界接轨,这工厂里就没有为工人们说话、争权力的工会,中国的劳工 们,人人只是一部有血有肉的机器,除了干活外,什么都不能说,不敢说。一个劳工一月若创造了三十万的价值,他的收入也不过四、五百元。现在外国的资本家想 在自己国家里这样剥削劳工们是万万不可能的,可在中国,这样剥削劳工们就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还会得到各级地方官员们的 “ 严重支持 ” 。因为有外国老板来血 腥地剥削中国工人,这是地方官员们伟大的 “ 政绩 ” !外国老板在他的地盘剥削越多,这个官员升官的概率就越大!中国现在提倡大力发展私营经济,但如何发展又 没有任何的规范也台,只有放任自流。这下对了,一个私营老板,不管你采取什么手段,只要能把国家、民众、政府、或别的企业的钱骗到手就行。这样一来,骗取 信贷、假货充斥、与政府官员勾结起来整银行的钱、或通过政府官员们以特低价收购国营企业 …… 。这一伙人是什么违法的事都干得出来,且手中有钱,上下一打 点,就什么事都没有。当然,对雇来的员工们剥削的程度与外国的资本家们是完全一样的。

 

老狼建议:立法,在所有的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包括国营企业建立真正为工人说话、谋利的独立工会。

 

七、中国是公务员们的天堂

 

中国的公务员被老百姓认为是捧了个 “ 金饭碗 ” 。这不,今年的公务员考试有二十七万多人参加,可录取仅几千人。平均近四十个考生才有一个被录取的。这录取比 例快与一九七七的年中国首次恢复高考时的大学录取比例持平了。老狼当年参加一九七七年高考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场面可谓终身难忘:累积十二年的一千多万 考生,为争二十万个录取名额,那挤得呀 …… 这结果是地球人都知道: 98% 的考生掉进茫茫人海,老狼亦不例外。现在 “ 公务员 ” 特吃香,做 “ 公务员 ” 与一九七 七年 “ 进大学 ” 的 “ 伟大 ” 程度一样,相当于皇帝老儿时代中了 “ 秀才 ” 。预计明年,这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就会重现一九七七年高考的 “ 世界壮观 ” 没问题。公务员 “ 供需缺口 ” 如此巨大,没准国家也把政策一改,扩大公务员招考名额,搞成与现在高考一样的 “ 三中二 ” 。只是不知人民养得起这么多吃闲饭的人不?公务员的 “ 身价 ” 猛涨,是一个国家的耻辱!上月老狼在报上看到一则廉政消息:成都市为了取消公车,特为局长大人们每月发一千六百元的交通补助。这是什么概念?一千 六百元可以打一百六十次 “ 爹 ” ,局长们一月二十一个工作日,每天要打八次 “ 爹 ” ,八小时的工作时间也只够打八次 “ 爹 ” !上班就不在办公室呆,什么事都别 干,就在大街上去打 “ 爹 ” 算 “ 球 ” 了!老狼一月挣一千元,还不及局长打 “ 爹 ” 的补助多!民工们一月四百元,不够他局长打五天的 “ 爹 ” !更何况有更多的公开 的和隐性的、红色的和灰色的钞票在等他去数!这样公开的廉政比那悄悄地贪污更可恨!公务员们有如此丰厚 “ 补助 ” ,这就难怪大家挤破脑袋也要当那个 “ 公务 员 ” !

老狼建议:在现有公务员队伍的基础上减员百分之五十!实现小政府、大社会。第一步可对现有公务员实行满五十岁全部作退休处理,公务员退休的工资与国营企业职工退休金持平(现在公务员的退休金是国企职工退休金的四倍)。节约下来的钱用于国防开支。

 

八、中国是歌星们的天堂

 

现在中国的歌星们,挣钱之容易,世界上怕是难找。只说一件事:两个月前,中国第一女喉咙 “ 送小姐 ” 到万源县去唱了两首哥就收入三十多万元!哇塞!老狼一年 到头辛辛苦苦仅一万多元,这 “ 送小姐 ” 一个夜晚就有如此 “ 能耐 ” ,真让老狼 “ 佩服不已 ” !可这钱是看客们自愿给的吗?不是,是万源县的老爷们,用纳税人的 钱、外加发红头文件强迫百姓们买高价票以换取 “ 送小姐 ” 的笑脸而已!古人们有千金买笑的典故,那是用私人的银子。现在中国的公仆们最爱用国家和他人的银子 买一张张歌星的笑脸,再借歌星的笑脸为自己 “ 长脸 ” 。外国的歌星们面对中国的同行肯定是羡慕不已。因为他们想象中国歌星们一样挣国库的银子比登天还难!也 算中国的一大特色吧!

 

老狼建议:立法,严禁地方官员用纳税人的钱追歌星。

 

九、中国是造假者们的天堂。

 

现在的中国 “ 假 ” 字泛滥。如假文凭、假烟、假酒、假货、假球、假新闻、假、假 …… 似乎中国的一切都有与一个 “ 假 ” 字有关!但老狼最厌恶的 “ 假 ” 就是那个假选举了。 …… 犯忌,这里省略三百五十八个字 …… 。

 

老狼建议:把无所事事的公务员们抽一半出来组成 “ 全国打假委员会 ” ,把所有的 “ 假 ” 一扫光!

 

老狼这一专题还有八十一项 “ 科研成果 ” 就不再向网友们全部 “ 展示 ” 了,赶明日把这些 “ 科研成果 ” 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一个 “ 专利 ” ,也好卖几两银子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