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工程机械:时事论坛 学术论文水有多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19/09/19 00:30:09
 事件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米辰峰,日前在网站贴出“调查报告”,举报他的同事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副主任成崇德,避雷器 质疑其博士文凭。米辰峰称,自己此

举属于“报复性申诉”。历史学院某院长建议他把帖子撤下来,说“牵扯到原来的校长和所长,都是社会名人”,而“人大某副校长也劝我撤文,并答应尽量让我今年

评上教授”。 (7月8日《中国青年报》)

 、  此事令学术视频会议 界的狰狞面孔昭然若揭!

   其一,按照历史学院某院长的“牵扯到原来的校长和所长,都是社会名人”理论,学术界的体面是来源于学者们之间的 “面子问题”,也就是说,在学术打假方

面,社会名人、知名学者就应该是禁区!?这种理论在某个侧面恰恰说明北京艺术照 了当今学术腐败如此猖獗的一种现状学术打假要照顾名人、学术腐败与名家们无关,举

报学术问题应该“看人不看事”!我们的学术界如何保证自身的清洁?

   其二,按照人大某副校长的“答应尽力帮我(米辰峰)解决问题,尽量今年评上教授”的理论,学术界在职称评定体制上竟是一根“欺软怕硬”的“软骨头”,臣服

于领导当顺民果然争取不到应有的权利!在报北京写真摄影 道中,有这样一句奈人寻味的话:米辰峰在人大历史学北京摄影工作室 院的声誉一直不好(出自人大某教授之口),这应该也算米

辰峰没有评上教授职称的原因之一吧,可是当一个声誉不好的人变成了“一个人在战斗”的勇士之时,副校长又有什么权力去让他“尽量今年评上教授”呢?

    抄袭为什么如此泛滥?原因很简单,能抄袭而又能平安无事,谁还会花力气去写呢?虽然现在抄袭者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也仅是 “喊打”进行道德谴责而

已,真打你也指望不上《著作权法》,北京婚纱摄影
因为制定《著作权法》时,立法者考虑的主要是能够带来经济利益的公开出版物的权益保护,而对学术论文没有更多关注

。况且,即使想打官司,身为法律专业的人士都说“打不起”,他人又怎么用得起法律手段呢?

   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贾士秋因 “正教授职称评定中所提交的学术著作有造假嫌疑”的学术不端行为,被学校免去副院长职务,解除教授聘任。与诸

多陷入“抄袭门”的同行相比,贾士秋行政职务较低,而遭遇的处罚obo 避雷针最为严厉。如果行政职务较高者涉嫌抄袭,是否会受到这么严厉的处罚,我们就很难判断了。比

如,广州体育学院院长许永刚的博士论文也涉嫌抄袭。据《新快报》报道,许永刚所著的博士论文全书共354页40万字中,竟然有202页约19万字为抄袭而来。对

他怎么处理,恐怕就让教育主管部门很犯难吧。

   论文抄袭不像小说、剧本被抄袭那样容易找到“接地极 利益受损”的证据,所以也就不容易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所以对论文的保护也就需要多几种方法,希望

有关部门尽早修改《著作权法》。唯有彻底清除掉论文抄袭生存的土壤,才有遏止抄袭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