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位挡车器安装位置:无耻的韩国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第一文库网 时间:2020/02/20 18:13:29
韩国对中国的真实心理是刻骨仇恨【转】

卢武铉总统今年在会见布什时说出:“中国曾经侵略韩国数百次,这样的刻骨仇恨我们怎么可能忘记?”
19世纪末朝鲜李朝的统治风雨飘摇,而朝鲜人的民族意识也渐渐崛起,作为中国附属国的地位当然不会让他们觉得满意。举个例子,我在韩国的时候有幸看过它们现在的小学教材,在三年级或者四年级分册中有这么篇文章,讲有个中国使臣来到朝鲜,作威作福,蛮横无理,提出三个问题要人回答,威胁说如果回答不出就要如何如何,后果很严重。当然结局是圆满的,一个朝鲜小孩子回答了问题,中国使臣羞愤的无地自容。小故事而已,但很能体现韩国人是如何看待当年作为属国的历史。把这个用作全国的小学教材,大概韩国小孩从小心灵中就有“中国人蛮横无理”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吧,
咱们回到19世纪90年代,一方面,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实力大增,将朝鲜作为跳板入侵中国是其从上至下的共识(明万历年间丰臣秀吉就干过同样的事),另一方面,朝鲜王朝也希望日本势力进入以平衡清帝国,以图见机行事独立。可惜弱者是不可能玩转两大强国的,为争夺朝鲜控制权,甲午战争爆发,清国失败,朝鲜“独立”,改国号“大韩帝国”。当然这个大韩帝国立刻被一纸“日韩合并条约”划归了日本,其间朝鲜也期望美国从中斡旋,可以预见,美国人可不愿为了它们而得罪日本,所以从此“大韩”就开始了其50年的殖民地岁月。出乎意料的是,它们并没有表现出如今“切手指”的,也没有如今“抵制日货”的决心,更没有“全国捐金”的壮举,不然可够日本人头疼的了。朝鲜人默默承受了,既没有游击队的反抗,也没有大规模的暴动,据资料称95%的朝鲜人还乖乖的改了日本姓,说起了日本语,二次大战时不少朝鲜人更是加入日本军队在中国作威作福,后来韩国的朴正熙总统当年更是日本士官学校的高材生。从这里我是找不出什么理由证明韩国人对中国人有什么深厚感情,重温这段历史,如今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也顶多写:“一个统治者被打跑了,另一个更残暴的统治者又来了。”不要忘了,东学党起义是在朝鲜王朝乞求下,袁世凯带兵血腥镇压的。
50年转眼一挥间,1945年日本败亡,朝鲜终于又迎来了独立。可惜南北在不同势力的支持下不能统一成立政府。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38线成了天堑沟壑,中国自然在韩国人眼中成了十恶不赦,阻止“大韩民族”统一的罪魁祸首(在此引用韩国人原话)。
韩国政府成立之后,接连颁发排斥华商的禁令,包括“仓库封锁令”、“外币使用规模限制令”等等,这便是华商受难的开始。接着,自由党和朴正熙政权两次进行“货币改革”,偏爱现金的华商更受到致命性打击,很多华商因此变得一贫如洗。1961年,韩国政府颁布“外国人拥有土地禁止法”,1971年制定“外国人土地取得及其管理法”,规定华人一家只能拥有一间房屋、一家商店,连炸酱面售价也受到严格管制的情况下,华商便成了走投无路的一群。70年代初,原本有12万人口的华商锐减到只剩下2万人。唐人街遍布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唯独韩国没有。“炸酱面”“赤匪”“中国奴”等韩语中专门针对中国人的侮辱性名称也出现了,直至现在我在韩国bbs上还经常看到,频率之高让我非常愤怒。最近惊闻韩国庆祝“韩国炸酱面”诞生100周年,鉴于韩国人试图盗取“活字印刷术发明权”,考证出“西施可能是韩国人”,“孔子可能是韩国人”等等劣迹,我挺怕它们有朝一日说炸酱面也是韩国的发明。这就比较讽刺了,因为当年“炸酱面”是它们对中国人的一种侮辱称谓呢。
为了吸引华商投资(这次排外的韩国人好像开窍了),今年韩国争取到了世界华商大会的举办权,而唐人街也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建(可惜是面子工程,不是华人自然聚居形成的,不过聊胜于无)。华商大会黯然失色,李嘉诚等大人物竟然不到场,据分析还是因为当年韩国“排华”影响了整整一代华侨,至今他们对韩国这个“华人不能立足”的可怕之地仍持有负面印象。
最后不要忘了,中韩92年才建交,之前韩国国内进行的是最反共的宣传教育。再建交后当然不能再这样明目张胆了,收敛了一点,但刻意丑化歪曲中国的行为还是没有停止,这点所有去韩国生活过的中国人肯定有相当的感受,好多人因此根本就不看韩国新闻,当然对韩国的印象也非常糟糕了。
说了这么多,叙古论今,一厢情愿的中国人应该可以感到了,韩国人对中国其实不能说具有好感。那么他们对中国是种什么感情呢?很复杂。憎恨?大概有一点,除了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比较强烈之外。害怕?这倒是真的,从历史来看,从领土来看,从经济规模看。。。无论从哪方面看,中国这个邻居是有点威胁,特别是现在韩国总想强出头做“东北亚平衡者,东北亚的中心”(在此引用韩国媒体言论),并且利用“高句丽”历史问题希望引起长白山,吉林延边甚至东北的领土归属问题。不过在我看来,对中国的感情最多的还是轻视。
韩国人对中国的轻视是由来已久的,前面已经提到,“炸酱面”这个侮辱名称是上世纪三十年代韩国人(或许应该叫日本人才对)称呼华侨的,它们当时虽然是日本帝国的二等公民,但却非常歧视那些背井离乡的华侨。对比中国在抗战期间如何善待朝鲜难民,流亡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如何在国民政府的保护下坚持到最后抗战胜利,韩国人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
后来反共宣传中自然抨击中国的社会制度,70年代末韩国经济腾飞,韩国人终于在“半万年历史”(在此引用韩国历史学家原话)中第一次有了富裕的感觉,而恰巧此时中国的经济状况非常不佳。看着当年的巨人如此萎靡,这给了韩国人一个绝好的增强“民族自信感”的机会。20多年来,韩国新闻媒体总是千方百计揭露中国的贫穷落后野蛮愚昧无知,拿韩国值得骄傲的部分和中国的弱点比较(当然不会拿弱项和中国的强项比较了)。在韩国时常能听到“我们推倒了万里长城”这样煽动性的言语,以至于我在韩国期间为了避免从身边韩国人口中听到这句话,不自觉地总想在任何方面都超越它们,甚至在喝酒上也不愿落后,这样也醉倒过好多次。我曾遇到过这样的事:韩国人如果比较喜欢你,会对你说:“你长得像韩国人”,他们认为这是赞扬你,我总是笑着接受了。但我认识的一位朋友为表示友好,对一个韩国人说,”你长得像中国人“,结果那个韩国人非常不高兴,认为是污辱它。
我为了提高自己的韩国语水平,每天坚持阅读韩国新闻,刚去韩国时每天都抽出点时间看韩语节目。后来我统计了一下,每天都能看到不少关于中国的消息,当然,几乎都是负面的,如果有说中国好的,那八九不离十最后都要表达这样一个意思,“中国如此发展会对韩国造成威胁”。不仅是新闻,一次在娱乐节目中看到过这样的场面:采访一个刚从中国回来的韩国女艺人,主持人问她中国如何,她笑嘻嘻的把中国批判一番,什么脏呀,烂呀,穷呀之类的,在场的观众也非常受用,台上台下笑成一片。对于很多韩国人来说,嘲笑中国是最能增强它们“民族自豪感”的事情了,于是它们乐于找出中国的各种弱点来嘲笑,新闻媒体也非常愿意配合民众的这种心理,想方设法挖出这些东西来供国民消遣。所以我有时很纳闷,它们的记者怎么能找到这么多反映中国贫穷落后的新闻,如果我是个没去过中国的韩国人,那么百分之百我会觉得中国是个可怕的国家,对中国不可能有一点好感。
有了这样的媒体,这样的教育,韩国人对中国的反感和狂妄自大就很容易理解了。有网络文章说在韩国繁华的明洞街头出现过“中国人谢绝”的条幅,这个我相信,因为我曾经见过照片,而且不止一个中国朋友告诉我在韩国商店遭到营业员歧视的事。别说在韩国,就连在青岛,在北京望京,不也发生过韩国人店谢绝接待中国人的情况吗?04年高句丽历史事件闹得最厉害的时候我恰巧在韩国,我看见过韩国人焚烧中国国旗,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以至当时我有种想立刻逃离韩国的想法。后来在街上也遇到过不少宣传,讲东北甚至山东古代都是“三韩”的领土,我只能置之不理。
“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不少中国人非常崇尚韩国人所谓“尊重儒家传统”这点,认为要像韩国学习。我听到这样的话有点吃惊,后来看到国内媒体用近乎肉麻的言语报道韩国人如何尊重传统,我才恍然大悟,有这样的媒体,难怪有这样被误导的国民。
首先要澄清一点,韩国是一个相当西化的国家,可以说到了全盘西化的境地。举个简单例子,韩语被韩国专家论证为“世界上最简洁,最优秀的语言”,但现在是外来语成灾,餐厅不说餐厅,跟着英文音译为“乐死特朗”,(restaurant)桌子不说桌子,也从了英文说“特意伯尔”(table),甚至更玄妙的是老婆居然也习惯叫做“歪扑”(wife)
,悲哉韩国语,悲哉我这个当年认真背诵韩文单词的好学生。现在固有名词都让位给了这种不洋不土的韩式音译,是不是以后干脆直接说英文比较好呢?要知道韩文中70%是汉字词,剩下的30%也被大量西方外来语占据,这种“世界上最简洁,最优秀的语言”是不是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至于剩下的所谓“儒家传统”,只是中国媒体的想当然罢了。韩国人是不会承认的,它们很早以前就开始做的就是割断所谓“韩民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联系,也就是,“去汉化”。汉城改“首尔”的闹剧刚刚过去,这不,几个韩国议员又开始张罗把“汉江”改为“韩江”了。在韩国,“中医”被改名成“韩医”,并被作为高丽医学而拼命向世界宣传推广。针灸也被认为是韩国人发明的,我没看过大长今,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存在歪曲,但朝鲜日报分明是报道了这个“发现”,并找到了个法国人作证,宣称要纠正世界人民的错误认识,把针灸重新还给韩国。“活字印刷术”也被认为是韩国人先发明,这与中国学者发生了争论,韩国专门建立了印刷术博物馆,把中国在“印刷术”方面的功绩完全抹去,只片面夸大宣传自己,并邀请各国客人免费参观,并经常在国际场合进行宣传。我有幸被邀参观过那个博物馆,我只能承认他们在这方面的确做的非常好,“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韩国人用这种方式“虚构”真理非常在行。
国内的媒体还宣扬过说韩国人如何如何重视“端午”,似乎应该把端午拱手相让了。但很抱歉,我在韩国还真感觉不出来。首先我身边的年轻人根本就没人知道端午这个东西,那一天也根本不像国内媒体所说“全国庆祝”,连休假都没有,一切如常。当然有的地方有庆祝活动,但那是拿来作秀的,政府出钱搞的公关活动,为什么要这么劳民伤财?把端午这个东西从中国人手上夺过来成了“大韩民国”的文化遗产,光荣呀,“民族自信感”大增呀,更重要的是,以后可以以此为证据“考证”出韩民族文化对中华的影响。
我在韩国被多次问到:“中国有没有中秋节,中国有没有春节”之类的,不要笑,这其中很多是名牌大学博士,以至于我后来实在厌烦了答他们:“农历是中国人发明的,所有农历节日中国都有。”还有个韩国名校博士一次和我讨论,信誓旦旦的说甲骨文应该是从朝鲜半岛传到中原的,并引用了一些韩国学者的“论据”,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懒得争辩了,真希望他在国际学术会上做这个报告,也给西方人看看韩国学者的“风采”。后来我看了篇韩国学者的文章,乖乖,连大禹治水用的“神书”都是朝鲜半岛传过来的,对韩国学者的学术能力我简直找不到语言形容了,惊如天人。要知道韩国直到15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韩国建国后为了“去汉化”才禁止使用汉字的,它们的学者“参考”的史书几乎都是用汉字写成的中国史书,它们以前还根本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我看过一些国内媒体写的文章,盛赞韩国的人情世故,说韩国人讲礼貌,尊老爱幼等等。等级制度森严,的确,尊老,我承认,但爱幼,只能说那位作者胡说八道了。如果摆出一副前辈的尊严,对着后辈“狗崽子”“龟孙子”骂不离口,再时常赏两个巴掌拍拍后脑勺也叫“爱幼”的话,我倒情愿前辈们不要“爱”我,just
leave me
alone。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韩其间自然少于受到如此“优待”,不过看着身边的韩国小辈们屡屡被前辈捉弄教训却还要服服帖帖的甘受,真觉得有点同情他们。不过一年后我的同情心也消失了,因为又来了新人,当年的后辈成了前辈。对于新来的后辈们,这帮当年的“受害者”手段可一点也不含糊。
在韩国,前辈说的话必须无条件服从,遇到无理要求也不能公开反驳,不然就成了集体中的异类,受所有人的排挤,生活更加悲惨。表面上韩国人的小团体是非常团结,吃饭,喝酒,活动大家都在一起(因为不能不去,不然又会受排挤),但鉴于前辈和后辈这种完全不平等的上下级关系,后辈是不是真心尊敬前辈,只有鬼知道。据我所知,好多平时看起来相当亲密的前后辈一旦分开,那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大概能说明点问题吧。另外我所认识的韩国人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朋友,实在郁闷了就靠着自己前辈的权威“命令”几个后辈出去陪着喝喝酒,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想想这种人生也挺失败的,不过韩国人也习惯了吧。
总之韩国的社会关系是非常让人压抑的,刚去韩国时我也试图融入它们的文化,不过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感觉如果我真的逼自己融入了他们这种文化,我会变成一个狭隘自私的人,变成一个不考虑别人感受,用权威等级压迫后辈的人,这对我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害的,除了韩国人,我还真没有发现哪个外国人喜欢它们那种社会氛围。
“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
现在很多中国人总爱说韩国人无知,狂妄自大,这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韩国人本身的行为让我们有了这样的印象,是它们自己带来的恶名。而且,这些无知,无礼,狂妄自大的行为如此之多,如此之普遍,已经成为了所有在韩国生活过的中国人所不能回避的了。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韩国人对中国客人提出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有很多甚至已经很无礼,足以让对方生气了。不过我前面已经介绍过韩国人对中国的感情和他们不考虑别人感受的特点,所以在它们看来,根本不能算是无礼,说不定还会觉得咱们神经过敏呢。
我在一个韩国华人论坛上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些在韩国的中国人常常遇到的问题,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和我遇到过的几乎一模一样,看来大家都差不多。在此摘抄转载一下,我就懒得打字了。。。
a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来韩国的都是中国的有钱人吧!
b 中国有面包么?中国也有方便面吗?中国也有苹果吗?
中国也有练歌房(卡拉ok) 么?中国也有台球厅么? 中国也过春节呀!中国也有网吧?中国人也用手机吗?
c 这个比较诡异:中国人洗澡么?
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因为前几年有一个去过中国的韩国人写了篇文章讲中国人如何不讲究个人卫生,夏天身上散发恶臭,结果被韩国好多网站和报纸都转载了,(我已经说过,韩国媒体是非常喜欢这类文章的,韩国民众也是非常乐意通过这类文章来满足自己“民族自豪感”的),非常出名,大概韩国人对中国人卫生状况不良的印象由此而来。。。
d 针对朝鲜族朋友的,一般会问:“你们是不是都很想来韩国当韩国人呀?你们希不希望从中国独立”之类的问题,
说到朝鲜族,感觉韩国人有两个标准,只要是在国际上得了奖或者出了名,那不管是中国朝鲜族还是韩裔美国人,那统统都叫“在外同胞”,要大肆宣传一番;不过要是中国朝鲜族在韩国作奸犯科之类的被抓住了,那媒体首先强调的是那个罪犯是中国人。
e
韩国人在带领人参观的时候很喜欢问:“中国也有这么高的建筑吗?中国也有地铁吗?”转述两个好玩的例子(不是我亲身经历,虽然我也遇到过上述两个问题):
“一次韩国朋友带领我们去汉城市内观光,参观了他们全国最高最自豪的“63大厦"(不太高,就63层),结果问我们:中国也有这么高的建筑吗?我们平时被他的类似问题已经折磨得受不了了,一哥们就说:没有,韩国的这建筑世界第一高。。。那韩国人听了想了想,说:美国有更高的,我们这个大概只是亚洲第一吧。。。”
“还有一次,韩国友人带我们去汉城的一个市内公园玩,大家都知道韩国国小,能在汉城搞出块还不算小的地方种点花草树木就很不得了了,所以就礼节性的赞扬了一下,结果一韩国人自豪的不行,问我们:北京也有这样的市内公园吗?我们一哥们回答:我们有颐和园,比这个大。。。那家伙听了顿时不说话了,他再孤陋寡闻,颐和园的大名还是知道的,最近中国旅游广告比较多。。。”
“看了之后有什么感受,是不是很不爽?其实韩国人的这些表现也提醒了我们,现在中国正在变强大,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其中也不乏那些来自相对落后国家的人们,我们在和这些外国人接触的时候会不会也出现韩国人这种“暴发户“心态呢?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提些弱智的问题,虽然别人当场不说,但对中国整个的印象肯定会受到影响。。。所以大家都应该反思一下,有则改之,不要让别人也觉得我们泱泱大中华的国民和韩国人一样小肚鸡肠,狂妄无知。”